凤凰彩票

写意小说 > 其他 > 娇意 > 章节目录 22.chacpter22
    沈衍昨晚亲了她两口脖子, 估计实在困倦, 后来他没洗澡脱衣服就趴在她身上睡着了。

    隔天早晨起床,沈衍有点发烧。他房内没开空调, 夜里温度又低, 唐宛昨晚也迷糊糊睡着,忘记给两人盖被子。

    大厅内,沈珠咬着个蟹黄包,稀奇道:“只听说感冒能传染, 还没听说发烧也会传染。”

    沈衍瞥她,沈珠吓了一跳, 忙抱着蟹黄包走出老远。

    唐宛在一边笑沈珠的胆小, 沈衍又看她, 双眸漆黑冷清, 唐宛“呃”了声, 忙抱着碗粥挡住脸,退到沈珠身侧。

    沈珠扯了下她的袖口,“唐姐姐乐极生悲了吧。”

    唐宛:“……”

    沈珠又扒了下她衣服, “话说是不是昨晚你俩过夫妻生活时忘记了开空调?”

    什么夫妻生活?唐宛一脸黑线,喝了一小口甜粥,脸热,“不是。”

    沈珠一脸怀疑,“是吗?”说着, 软乎乎的手指指着她脖子, 喊道:“那唐姐姐你脖子里是什么?小草莓哎!”

    她声音实在大, 唐宛吓了一跳,忙扑上去捂着沈珠的嘴,“哎哎哎沈珠你小点声。”

    沈珠被唐宛捂着,差点喘不过气。她扒开唐宛的手,喘了一大口气,“这一整个大厅就我们仨人,怕什么?”

    唐宛心戚戚,当然怕。

    怕沈衍听到。

    沈衍早饭吃的不多,一白瓷碗米粥结束后,就拎着外套出了大厅。唐宛跟在他后面。

    是林橙开的车,唐宛跟沈衍爬上了后车座。

    沈衍一上了车,修长手指按着太阳穴,冷俊的五官还带着倦意,他靠着椅背在养神,唐宛从背包里摸出六级单词书缩在后车座默背着书。

    林橙从后视镜看了眼她,见她看过来,还冲她眨了下眼睛。

    唐宛:“……”

    车在学校东门停下,唐宛将单词书塞进背包,跟沈衍道了声再见就下了车。

    沈衍坐在车内,眉眼深邃,让她中午记得吃药。

    唐宛黑白分明的水润杏眼转了一圈,扒着车门“哦”了声,下了车又敲了下驾驶室的窗户,从包里翻出一板退烧药递给林橙,压低声音,“沈哥忙工作要是忘记吃药,林橙你记得提醒下沈哥。”

    林橙跟她比了个OK的手势。

    后车座的沈衍见她还没走,慢条斯理抬眼去看她,唐宛又摆了摆手说了声再见就跑进了学校。

    许是她今天来得早,宿舍内成茹宋尹还在睡觉,李冉敷了张面膜双腿蜷在椅子上坐着,她带着耳机,估计是在背英语单词,见她进来,慢吞吞撩了下眼皮,说了声“早上好。”

    唐宛进宿舍,将背包放好,回了句,“早上好。”

    她语气跟平常一样,李冉扭头看她一眼,唐宛翻着书在记笔记,李冉将耳机音量关掉,眉目怔仲了会,也没心思再背单词。

    五分钟后,李冉去洗面膜,从浴室出来,她脸上带着水珠,拿了张纸巾在擦脸,路过她身后时,脚步慢了点,没一会,她喊了声唐宛,“唐妹,我昨天丢了只耳环,宋尹跟成茹她们都说没见过,你见到了吗?”

    唐宛握着黑笔,也没回头,“唔”了声,“没有。”

    李冉又问,“要不然唐妹你帮我找下吧,那耳环对我挺重要的。”

    唐宛回头看李冉一会,“嗯”了声,作势要帮她找,翻了下抽屉化妆盒,李冉站在一边,也不像是紧张那只耳环的模样,她翻了一半,又不想在李冉面前做戏了,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看着李冉,“那只耳环我见过,不过我给扔掉了。我二嫂没见过。”

    李冉来问她耳环的事,那就说明,不管是沈靳还是赵小黎都没因为昨天那只耳环联系过或者找过她。

    李冉的本意是想让沈靳记起她也好,还是向二嫂挑衅也好,既然二哥二嫂不想将李冉扯进来,她只能装作赵小黎还不知道她那只耳环的事。

    李冉脸色变了下,惯常冷淡的神情有一丝破裂,她望着唐宛,没一会神色恢复平淡,“你都知道了?”

    唐宛摇摇头,“你跟沈靳的事我不清楚,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自爱一点,毕竟沈靳户口上写的是已婚。”

    李冉模样怪异笑了下,下一秒收了笑,“唐宛你这种人不懂我们的苦,我不跟你多说。”她将纸巾团成一团,脸上似乎又笑了下,“更何况,你知道我跟沈靳的关系是怎——”

    她没再讲下去,因为成茹醒了,扒着床沿见唐宛来了,喊了声,“唐妹。”

    唐宛觉得还是成茹看着可爱一点,起身抱着成茹的胳膊亲热了一下,甜腻腻的,成茹鸡皮疙瘩起了点,甩开她的手嘟嘟囔囔又躺进了被窝。

    李冉将纸巾扔进垃圾桶,看了唐宛一眼,回了座位没再说话。

    唐宛早上有一节大课,十点钟下课,成茹拖着她手商量着中午要去哪个餐厅吃饭。

    成茹一脸兴致勃勃说着,“鸡公煲鸭血粉丝汤海鲜煲饭还是……糖醋小排?”

    她说的饭在唐宛脑子中过了一圈,唐宛没决定好要去吃什么,反倒想到沈衍身上去了,她想起车上沈衍很是疲倦的神情,她打断成茹滔滔不绝的菜名,“那个、舍长我可能不能陪你吃饭了。”

    成茹脸一沉,“怎么了?”

    唐宛扣着手指,“那个、沈哥他发烧了,我想去公司看他。”

    她本来还以为成茹会不高兴,但她预料失误,成茹听她说完沈衍发烧,立即拉着她去餐厅打包了八个菜一个汤,亲自送唐宛坐上了去沈衍公司的出租车上。

    她在公司楼下给沈衍打电话,却是林橙接的。

    林橙下来接她上楼,给她解释,“老板还在开会,估计要半个小时,唐小姐先在老板办公室等一会。”

    这次没跟沈衍一起进电梯,打量的目光少了许多。唐宛轻松了口气,听林橙说完,又皱了下眉,“沈哥还在开会?这都十二点了哎。”

    林橙也叹了口气,“公司内部高层出了点问题,老板得处理下。”

    唐宛也不懂,“哦”了声,进了办公室,林橙给她端了杯热橙汁就出去了。

    约半个小时后,办公室的门才有了动静。

    唐宛靠着沙发,迷迷糊糊打瞌睡快要睡着时,听见门响,立即从沙发上直起身,揉着眼睛望向办公室门口。

    沈衍手插着西裤口袋进来,一惯冷清的眼眸瞧见她在办公室愣了下,林橙在后面小跑着跟进来,“唐小姐来了有一会,您在开会我就没打扰您。”

    他低“嗯”了声,让林橙下去了。

    沈衍走近,唐宛喊了声“沈哥。”又站在沙发上,摸了下他额头。

    他安安静静地站着,任由她小手在他额头上按着,一会唐宛拿开,皱着眉头,小声嘀咕,“额头怎么还这么烫?”

    沈衍没理会她的嘀咕声,在她身边坐下,松了下衬衣领口,瞥她,低声问她,“你来公司有什么事情吗?”

    唐宛看他侧脸,“我下午没课,想着你可能会忘记吃药,就来看一下。”

    说着似乎意识到什么,唐宛试探着,“是不是打扰到你工作了?”

    沈衍没说话,他嗓音似乎有点干,端着桌上的橙汁喝了口,又伸了只手在她面前。

    他手指修长,掌心宽厚,比例十分协调好看,唐宛先是在他手中的玻璃杯中看了几眼,又往他吞咽时上下活动的喉结瞄了会,悄悄吞了下口水,最终目光落在他手心,棉声问道:“怎么了?”

    沈衍开口,嗓音低哑,“药。”

    唐宛顿悟,去背包里扣了颗退烧药,递给他时,又顺手将他放在桌前的橙汁挪到她那一侧。

    她耳朵有点热,又觉得嘴巴有点干,因为那杯橙汁她已经喝过好几口了,唐宛说,“等下、沈哥我去给你接杯水。”

    沈衍没答话。

    唐宛从沙发上下去拿了沈衍的杯子给他接了杯水,等到回到沙发跟前递给她时,沈衍手掌心那颗药已经被他吞了,她目光又看向桌子上,那杯橙汁见了底。

    沈衍见她怔楞,接过她手中的水,漆黑眼眸看她,“先吃饭。”

    他午饭照旧吃的不多。唐宛吃过饭就打算回学校的。

    站起身在沙发准备穿羽绒服时,沈衍坐在沙发上握着她手腕扯了她一下,唐宛“哎”了声,往他怀里跌。

    他捏着水杯的手移开了些,没让她碰到。

    唐宛后腰抵着他大腿,疑惑,“沈哥?”

    沈衍“嗯”了声,也没说其他话,唐宛只听见水杯搁在桌上轻微一声响,余光又瞄见沈衍单手扣了颗退烧药递到她嘴边。

    唐宛手扣着沙发边缘,这才想起她只记得提醒沈衍吃药,她自己倒忘记了,她乖乖张嘴,吞了那颗药,沈衍又握着水杯递到她唇边。

    她含着药,“唔”了声,忙撑着沈衍大腿起身要接过水杯,要自己喝。

    沈衍手握着水杯没放,唐宛手指也握了上去,她仰头去瞧沈衍,沈衍眼眸漆黑安静,他道,“快点吃完,等下带你去见个人。”

    他力道强硬,唐宛只能就着他的手,嘴巴凑近水杯吞了口水咽了药。

    沈衍说要带她见个人,唐宛以为要出公司,要穿外套,但沈衍挡了下她拿外套的手,一手握着她手腕,一手插着西裤口袋出了办公室的门。

    林橙似乎早就得到过指示,领着他们去了一间光线明亮的会议室。

    会议室放着台笔记本,林橙手指在上面按了几下,就出去了。

    沈衍扯着她走到笔记本跟前,将她按坐在椅子上,唐宛有点懵,不知道沈衍是让她看谁,抬头要问沈衍。

    沈衍附身,伸手在触摸屏上点了两下,低头看她。

    清冽的吐息轻拂在她鼻尖上,唐宛揉了下小巧的鼻尖,小声问,“沈哥你让我见谁啊?”

    他没说话,右手绕过她肩膀,手指力度很轻地捏着她下巴,让她低头看向笔记本屏幕,低声,“你自己看。”

    屏幕上是个实时监控视频,刚开始是一间类似于酒店客房的卧室,房内空无一人,唐宛疑惑着,下一秒从门内被推进去两个人。

    唐宛睁大了眼睛,那两个人她都认识。

    男的是江承,女的是唐胭。

    但两人似乎都有些不对劲,唐胭跟江承似乎都很热,不停地在扯自己的衣服,眼看着两人就快要搂抱在一起。

    沈衍手将笔记本给阖上,没再给她继续看。

    唐宛惊讶,忙扯着沈衍的衬衣袖口,似乎有些不可置信,杏眼睁的很大,“沈哥这——”

    沈衍打断她的话,漆黑寂静地黑眸跟她对视,低声,“唐宛,我这人一向喜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是我的未婚妻,你可以无视唐胭江承对你做的所有事情,但我不能。”

    他因为发烧,嗓子有点干哑,这些话他说的又慢又低哑。

    唐宛脑子有点乱,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怔怔地盯着沈衍,没一会,她又低了头,嗓音低低地,“沈哥,我觉得有点怪。”

    沈衍扯了把椅子坐在身边,清隽冷清的眉眼静静地望着她,“哪里怪?”

    唐宛垂着眼眸,黑而纤长的睫毛遮着她漂亮的杏眼,“唐胭她从小对我就这样,一点不顺心就会做点事情让我比她更不顺心,我小时候,”她讲到这,抬着眼眸声音大了点,瞥见沈衍冷俊的五官,她声音又低了下去,“唐初起他不会管我,何婵又是唐胭的妈妈,更加不会管,所以我也不会反抗,因为知道反抗也没用。”久而久之,她就这样,凡事都是逆来顺受,成茹曾经说过她的性子闷,以后容易让人欺负自己吃闷亏。

    说完,唐宛想到什么,水润杏眼忙去瞧沈衍,声音很低,可怜兮兮地,“沈哥、你会不会嫌弃我?”

    沈衍到晚饭前,也没回答她这个问题。

    两人晚饭是在堰市一家私房菜馆解决的,没回沈家,因为沈衍要出差去一趟阳城。

    距离不远,林橙给他买的高铁票。

    临出发前,沈衍又将唐宛的身份证号发给林橙,让林橙给她买了张去阳城的票。

    唐宛坐在位置上,不停念叨着,“沈哥你可得让林橙请假时借口说的逼真点,我们那个范老师超级会折磨人的。成茹那么调皮的学生一见到她腿还打颤呢。”

    许是被她念叨的无奈,沈衍捏着手机指腹在屏幕上点了几下,然后递到她手中,冷清黑眸睨她,“唐宛如果下车你不能玩到200关,那回来的事你就自己解决。”

    唐宛瞧着他手机上的消灭星星,“……”

    她哭唧唧的,湿润眼眸瞧他,“沈哥你欺负我。”

    沈衍半阖着眼,左手探过她肩膀,温热掌心搭在她后脖颈上,她脖子细,沈衍一只掌心便能包裹全部,他低“嗯”了声,嗓音低哑,“就是在欺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