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写意小说 > 其他 > 公主百般娇 > 章节目录 .73.终
    此为防盗章,72小时后正常  “对,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二哥一定帮你做到。”谢文骁擦着汗豪气万千的承诺道。

    “那二哥帮我把叶晗昭约出来吧。”明珠还是笑。

    “这,”谢文骁知道自己被妹妹饶了进去也没法跟她恼, 但心里还是不情愿。“他有什么好见的, 况且太子殿下这么忙,还住在宫里......”

    谢文骁好不客气的将责任都推到太子殿下身上, 要知道如果说是明珠有约, 太子什么时候都能闲出功夫来的。

    明珠就这么含笑看着他, 似乎在提醒他刚才豪气万千的承诺。

    “那, 那我怎么约太子殿下, 总给要有个由头吧。”谢文骁挣扎道。

    “由头啊......”明珠思考着,“最近有没有灯会?”

    “没有。”现在六月哪有什么灯会。

    “我记得过几天镇南军凯旋,晚上会有庆祝活动吧。”

    “你还约他晚上见面?!而且大军凯旋大哥和大嫂也要回家, 你竟然要抛弃你亲爱的哥哥去跟男人约会?!”谢文骁谴责的语气像是明珠做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大哥大嫂回来咱们一家人白天吃饭,晚上我约他不是正好吗?大哥大嫂舟车劳顿,我也不能太不懂事晚上还缠着他们聊天吧。”明珠一脸无辜的说道。好像考虑不周的人是谢文骁, 而不是她一样。“要不我白天约他来府里跟大哥大嫂一起吃饭?”

    “不行!”谢文骁想到叶晗昭登堂入室, 仿佛已经是镇南王府一员的画面就觉得呼吸不顺。“我,我约他晚上。”谢文骁无力的说道。

    “好。”明珠点点头, 体贴地说道:“那就麻烦二哥了,反正还有几天也不用着急。”

    “嗯。”谢文骁无力的点点头, 决定最后一天再去约叶晗昭, 万一他在这之前有事出城了呢?!谢文骁怀抱着这点微末的希望祈祷着。

    可惜事与愿违, 镇南军凯旋那日,叶晗昭身着储君的朝服站在陛下身侧,一起迎接大胜归来的镇南军。

    “明珠约你晚上广聚茶楼一见,你有时间吗?”谢文骁凑到叶晗昭身边,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问道。

    “明珠约我?!”叶晗昭有些惊讶,她已经好久没主动接近他了,这让叶晗昭惊喜又有几分忐忑。

    “有没有时间,你是不是有事?”谢文骁不耐烦的问道。

    “当然没事,”叶晗昭果断的答道,看到谢文骁不悦的神色一笑,“这世上在没事情比明珠更重要了。”

    “花言巧语。”要不是忌惮着大庭广众袭击储君会被人直接斩杀,他恨不得现在抓着他的领子好好揍他一顿,让他不敢再露出那么讨人厌的笑容。

    谢文骁咬牙切齿的看着叶晗昭神清气爽的翻身上马跟在陛下旁边,本就俊逸非常的长相因为难得的好心情显得更加出众。惹得路两边的大姑娘小媳妇儿的,把注意力早就从镇南军转移到了当今太子身上。连当年高居上京闺秀最想嫁人选榜首的谢家大哥谢文睿,都没能从太子那儿分过来多少注意力。

    “瞎招摇。”谢文骁愤恨的说道。然后又想起自己妹妹,没准儿也是被他这副皮囊蒙蔽了双眼。“男人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是能带兵打仗来的实在。”说完看看站在大军最前面的统帅,自家大哥谢文睿。又想到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带兵出征。哎......

    因为早就定好了庆功的宫宴,所以今上今天出城迎接了凯旋的镇南军,说了些鼓舞士气的话,就放士兵将领们回去休息了。

    谢文睿让妻子先回王府,自己安顿好了士兵们,也马不停蹄的赶了回去。

    “父王、母妃、明珠、大姐!”谢文睿看到在王府门口等待自己的家人们,心中柔情满溢。

    “父王、母妃,怎么能劳您在门口等着孩儿呢。”谢文睿翻身下马,直接跪在父母身前行礼道。

    “一家人哪儿这么多的讲究,我跟你父王又不是走不了路了,在门口站会有什么的。”福安长公主看着从边疆回来更加成熟稳重的儿子,心中百感交集。

    “是孩儿不孝。”谢文睿低着头,在战场上连死都不怕的汉子,如今却有些流泪的冲动。

    “你为国效力,为谢家添光,哪儿是不孝了?!照你这么说的话,早早就在家养老的你父王我,岂不是更加愧对祖先?”镇南王话一出口引得周围儿女们一阵轻笑。

    “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乱说话。”福安长公主嗔了丈夫一眼,伸手扶起儿子。“快起来吧。”

    “谢母妃了。”谢文睿起身,看向了一旁的妹妹。“明珠可好?”谢文睿柔声问道。

    “回大哥,我好着呢。”明珠看到许久未见得大哥也是心中欢喜,言笑晏晏的答道。

    “大哥啊,我可不大好。”谢文骁在一旁插话道。

    “你怎么不好了?”谢文睿不怎么上心的问道。

    谢文骁撇撇嘴,“刚才大哥你连大姐都喊了,你跟大姐一直都在边疆才几天没见啊。唯独就忘了你的宝贝弟弟了,我怎么能好?”

    “宝贝弟弟?”谢文睿挑了挑眉,“谁,从没听过。”

    众人听到他的话一阵笑,连什么都不懂的轩儿都拍着掌握在谢明珍怀里笑着。

    福安长公主看着眼前一家和乐的样子,握住身边丈夫宽厚的手掌,两人相视一笑。

    叶晗昭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开了头,刚刚不过是看到了明珠掩在裙摆下的鞋尖,他竟然已经想象出了握着她纤细脚腕时的样子,一时间像是到了曾经梦到过香艳场景。

    “咳。那要不要我背你逛?”叶晗昭轻咳一声问道。

    “休想。”谢明珠撇了他一眼毫不犹豫的说道,“天下哪有这么好的美事。”

    “那我送公主回府可好?”叶晗昭又问道。

    “嗯,让马车等在门口吧。”明珠不紧不慢的说道。

    “小的领命。”

    明珠让姜掌柜把她选好的首饰送回府里,自己则抱着买给大外甥的礼物。用明珠的话来说这是心意,当然要亲自拿着。可惜明珠这份心意太重了一点,她气喘吁吁的搬到了门口,就只能让叶晗昭接了过去。

    “怎么这么重?!”匣子的重量让叶晗昭也吃了一惊。他先把匣子放进了车厢,又把明珠也扶了上去。

    马车里,明珠捏着自己酸痛的手腕,叶晗昭打开匣子发现里面是一块实实着着的金砖。

    “你不是说送金镯子的吗?”叶晗昭惊讶的问道。

    “我想你说的也对,男孩子不一定喜欢戴金镯子,送金砖就没这些顾虑了,以后他喜欢什么自己做就是了。”

    叶晗昭无语的看着明珠这份沉甸甸晃人眼的心意,默默的合上了盖子。

    马车晃晃悠悠倒了镇南王府门口,明珠撩开帘子看见一群小厮正从不远处另一辆马车上卸着东西。

    “姐姐。”明珠眼尖的看到那边梳着妇人发髻的夫人正是自己的姐姐谢明珍。也不等叶晗昭扶她,直接跳下马车跑了过去,徒留叶晗昭在身后喊着让她跑慢些。两姐妹抱在一起,明珠想起与姐姐一别八年,一时眼眶发热。

    谢明珍八年前出嫁后两人就没再见过。当年谢明珍下嫁给了镇南王麾下的武将,婚后一直跟着夫婿戍守边疆。上京人都偷偷议论,说福安长公主看着和善,却将继女嫁给一个七品小官,也是个心狠的。等到大哥娶妻时,娶的是父王军师的女儿,上京人又都说福安长公主真心为儿子幸福着想,只看人品不论身份。这些年姐夫凭着战功一步步晋升,如今官居三品,上京人又都开始说福安长公主慧眼识英雄,看中的女婿也是青年才俊。总之好的坏的都在人们一张嘴里,怎么说怎么有理。

    “看看我们明珠,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姐姐刚才都不敢认了。”谢明珍看着红着眼的明珠欣慰的说道。

    明珠正要跟姐姐撒娇,突然感觉有人在拽自己的裙子,低头一看是个白白嫩嫩的小包子正拽着她的裙摆来回晃。看到明珠看过来小包子歪着头眨巴着大眼睛,样子别提多讨人喜欢了。

    “你是仙女姨姨吗?”小包子奶声奶气的问道。

    “哎呀,这就是轩儿吧,都这么大了。”明珠弯下腰想要抱起小外甥梁绍轩。可是五岁的小孩子肉肉嘟嘟的,份量一点都不小,明珠一下竟然没抱起来。一旁的奶娘见状赶紧从身后托着轩儿让明珠虚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