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写意小说 > 其他 > 偏执宠爱 > 章节目录 23.蛊蛊惑
    不到五点的清晨天还是暗的, 天空零星几点黯淡星光。

    陆舟把停在外的三辆车都拿干毛巾简单擦了遍, 昨夜风沙大, 车玻璃上都蒙了一层黄沙。

    临近五点, 大家陆陆续续下楼,哈欠连天, 就林琥好点,他开惯了夜车, 对作息的要求没那么高。

    天光微凉。

    天空是完整的一整块,没有一点被吞食,沿边都紧扎扎的将大地笼罩严实,包裹透彻。

    桌上是招待大家的烤包子和馕,还有粗茶。

    陆舟拿了弄完车, 又挨个检查了油箱, 进屋洗手, 秦筝招呼他快来吃早饭。

    他应了声,拿了两个烤包子, 掀开卷帘门又出去了,吃完两个, 又是一杯暖胃的粗茶。

    店主蹲在一边的水槽边, 正在洗一筐白嫩嫩的羊蹄子,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跟陆舟说:“你女人还没起, 不去叫?”

    他们这里的人都朴实粗气, 话也粗, 不懂城市里那些温文尔雅的东西。

    陆舟看眼手表,呼出一口白气:“再等会。”

    沈亦欢是掐着点下楼的,4点58分,劈里啪啦一阵,是她推着行李箱出来的声音。

    众人闻声看过去,眼都快直了。

    她穿了条深蓝色长裙,民族风情,细细的两条肩带勾在白皙肩膀,深深两排锁骨,背后是凹凸有致的蝴蝶骨。

    头顶搭了条披肩,黑色长发从里面散出来,略微凌乱的垂在脸侧,却是愈发显得皮肤透白。

    她没化妆,只涂口红,正红色,应该是起晚了来不及画。

    不过底子太好,倒是显出清冷的漂亮。

    没睡醒,脸上表情也倦怠疲惫,眼睛都没怎么睁开,纤细的身影,拎着26寸大箱子站在二楼,都担心她会坠下来。

    “沈摄影师,我给你提下来吧。”队里的一个男人说。

    他跑上楼梯,刚要拎,忽觉背后一道目光。

    转头看,就看到陆舟看着他,他视线刚想追过去,陆舟已经没事人一样站起,朝他们走过来,神色如常。

    他三格楼梯跨作一步,伸手,从沈亦欢手里拎过行李箱。

    平淡一句:“我来。”

    那男人就不由直接撤了手,仿佛被冰碴子抵着心口戳了一道似的。

    行李箱被轻松拎下楼,沈亦欢没睡醒也没注意方才眼前那一幕,只面无表情的走下楼,其他人却是看的真切。

    这占有欲,真是绝了。

    偏偏那挺拔高大的陆队长,还有一张孤高的脸,两相对比,更耐人寻味。

    陆舟:“人齐了,大家上车出发。”

    店主拿一小方块布给陆舟,朝一边眯着眼倚在车门边上的沈亦欢抬了抬下巴:“给她留的早饭,还有两瓶酸奶。”

    陆舟接过道谢。

    店主:“欸,这些年都亏着你们,他们大家也是来宣传新疆的,说什么谢。”

    ***

    陆舟看着自觉站在他车边的沈亦欢,心下软了软。

    把早餐塞到她手里,沈亦欢抬眼,烤包子外包了块布,她没懂是什么。

    “早饭。”他说。

    “不想吃。”沈亦欢嘟囔。

    陆舟皱眉。

    她揉眼:“只想睡觉。”

    他轻轻笑了一声。

    男人声音本就低,笑起来尤甚,原本立体冷硬的五官都随着这个笑柔化下来。

    目睹难忘。

    一手揽住小姑娘纤细的腰肢给她拉开车门,进车后,食指撩开她脸上的碎发,把早餐放在她身边。

    “再睡会,醒了再吃。”

    晨风拂面,沈亦欢睁不开眼,只隐约从他话里咂摸出一点点细腻的温柔。

    让她有一种穿越时空回到高中时候的错觉。

    ***

    她最后是被逐渐亮堂刺眼起来的阳光晒醒的。

    两手一撑坐起来,肩上有东西滑下去,她看了眼,是件外套。

    偏头看,陆舟正在开车,听到她的动静,右手伸过来,拎起她腿边的东西:“吃早饭。”

    沈亦欢接过,已经冷了,硬邦邦的,像块砖头。

    皱眉:“这是什么?”

    “烤包子。”

    “哦。”

    她点点头,咬了一口,然后就“噫”了一声,嚼蜡似的咽下嘴子那一小口:“你骗我,昨天吃的没这么难吃。”

    “冷了。”

    “那我不想吃了。”她放回去。

    陆舟淡瞥她一眼:“别浪费。”

    “硬的,我咬都咬不动。”沈亦欢不理他,捧着酸奶喝。

    “这附近没卖点心的店面了,到军营食堂统一开餐,你会饿的。”

    沈亦欢往车窗外看,才发现已经是到了大漠,黄沙满地,绵绵沙山被热风吹的平缓,像是被一把巨大的筛子筛过了。

    除了茫茫一片,什么也没有。

    她正专心致志看风景,陆舟已经捏着那烤包子递到她嘴巴。

    “我不想吃。”她蹙眉。

    陆舟:“再吃一口。”

    她没办法,又不想把陆舟惹生气,只好干巴巴的咬了一小口。

    陆舟说再吃一口就是再吃一口,没管她吃的那口有多小。

    干脆的收回手,将那个只吃了小半的烤包子塞进自己嘴里。

    沈亦欢:“???”

    注意到她吃惊的视线,陆舟说:“这里偏远地区挺贫困的,别浪费东西,到了军营以后更不能这样,吃多少拿多少。”

    发觉自己刚才是自作多情了,沈亦欢有点尴尬。

    而后又想起那天回高中母校,陆舟那一盘子的菜也是全部光盘。

    不浪费似乎是刻进他心里的了。

    而她,一碟子菜不喜欢就全剩着,二十几根棒棒糖开了口就吃了没几根,其余都扔了。

    ***

    车一直开了三个多小时,终于靠近目的地。

    军营基地逐渐出现在眼前,外面是宽宽的大铁门,周围是高高的围墙,两侧立着两个身着军装的男人,背板挺直,单手持枪,另一只手标准敬礼。

    远远就能看到中央高高飘扬的国旗,五星红旗。

    天高地远,说不出的波澜壮阔。

    沈亦欢刚拿起相机,就被陆舟按下去。

    他说:“这里面别乱拍,待会有人会来告诉你们可活动区域,之后再拍。”

    沈亦欢收起相机。

    “身份证给我。”陆舟说。

    陆舟下车,便听两侧站立军姿的两个军人声音洪亮的喊了声“陆队”,他敲开后面两辆SUV的车窗,把他们的身份证件和工作证都收起。

    而后走到门岗处,跟里面的人交流了几句,拦在前面的铁门便徐徐拉开了。

    陆舟重新上车,带领后面两辆车一并开去军营大门。

    最前面的建筑门前已经站着一个男人,五十几岁的样子,浑身自带威严,一身墨绿军装,朝他们敬礼。

    沈亦欢整个人都有点懵然。

    秦筝下车,跑上台阶,恭恭敬敬的跟他握手,距离隔的远,听不清在说什么。

    “这是谁啊?”沈亦欢问陆舟。

    “冯上将,这里的司令员。”

    “你上司?”

    “算是。”

    他拉上迷彩外套扣子,一直扣到最顶上,抵着喉结,刻板严肃又禁欲。

    沈亦欢不由咽了口唾沫。

    “下车。”陆舟说。

    他也走上台阶,站在秦筝旁边,跟冯司令敬礼后汇报昨天的事。

    冯司令:“好,何闵正帮你训队呢,你过去吧。”

    “嗯。”陆舟下台阶。

    他看了沈亦欢一眼,脚步一顿,在她面前站定。

    “我去训练,找我的话去那边训练场。”

    沈亦欢朝他笑,“嗯”了一声。

    ***

    很快就有人来带领他们介绍军营,说明了哪些场地是可以自由出入的,哪一些有时间段,又有部分是禁止外人进入的。

    “大家这些天就住在军营,统一的寝室,男人四人一间,另外两个女人一起一间。大家这些天在这里有任何问题可以问我,也可以问我们队里的弟兄们,都会帮助你们的。另外,也需要大家配合我们军营的规矩,禁止入内的区域大家不要靠近,我刚才说的一些条例也需要大家严格遵守。”

    秦筝:“那是一定的,您放心,我们不会违规的。”

    “另外,你们最后在军营里拍摄的照片视频在发布前都需要经过审核。”

    “好,知道了。”秦筝点头。

    又说了几句,那人便走了,他们分头行动进行拍摄。

    沈亦欢和秦筝一起先去了军营食堂。

    食堂还未到开饭饭点,空荡荡的没人。

    他们这一路上也没见到什么军人,沈亦欢想起刚才陆舟跟她说的话,猜测军人们现在应该都在训练场。

    食堂的餐窗口站着几个盛饭盛菜的大爷。

    秦筝部署,跟他们商量沟通后便架起三角架摄像机,将准备好的问题提炼出来,由随队的一个播音专业的男人提问采访。

    沈亦欢则站在摄像机拍摄范围外,对着他们拍照。

    拍完人后,她又去拍已经摆出来的饭菜。

    跟昨天晚上他们吃的比起来当然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都是最常见的食堂菜色,清清白白的榨菜蛋花汤,土豆丝,番茄炒蛋,肉末茄子一类。

    她觉得根本提不起胃口来。

    又想起陆舟这几年吹着西北寒风,吃的都是这么些东西,心里就不是滋味。

    “小姑娘,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啊?”站在餐窗里的妇人问她。

    沈亦欢说:“北京。”

    “首都啊!那好远吧,我都还没出过北疆呢。”妇人一笑起来,脸上的褶子就堆起来,她又问,“你饿不饿,要不要给你提前打点饭?”

    “陆舟说你们这定时的餐点,其他时候不能吃啊?”

    “陆舟?”妇人愣了愣。

    沈亦欢点头:“对啊。”

    妇人想了会儿才恍然:“你说陆队长啊。”

    他们这里都是叫陆队的,鲜少能听到有人叫他全名,一时也不容易反应过来。

    “嗯。”

    “本来你们也不是军队里的人,先打盘饭也不打紧,不过陆队长亲口说了,那还是算了。”妇人抬头看钟,“快了,再一个小时多点就开饭了。”

    “……”

    其实她也不是那么想吃饭。

    沈亦欢拍完照,挨个检查完,那边的采访也结束,暂时收工。

    秦筝挽着她:“走,我们出去再逛逛。”

    厨房台阶偏高,可以望到外面辽阔的荒原。

    这是这片土地目光所及之处唯一的建筑。

    他们这些人,就驻扎在这。

    边防,守卫。

    她有些懂了再见到陆舟后他身上那些跟从前不一样的东西了,是属于这里的,大漠,豪情,坚定。

    “这还有别的女人呢。”秦筝说。

    她们来了以后,除了食堂的妇人外,就没看到跟她们一般大的女人过。

    沈亦欢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一个背对她们蹲在地上的女人,正在洗衣服,身上一件白大褂,是个医生。

    她认出来,就是在医院那晚看到的医生。

    后来陆舟告诉她,这是要一起去的援疆医生。

    如今仔细看。

    她长的很温柔,侧边耳垂上有一颗小小的弯月耳钉,头发刚刚过肩,深棕色,一条灰色的宽松长裤,人很瘦。

    气质有点像秦筝,不过秦筝年纪偏大,已经结婚,她还有少女的清秀。

    “去打个招呼?”秦筝问她。

    沈亦欢说:“你去吧,我去训练场看看。”

    ***

    训练场上扑面而来的热潮,除了温度,还因为这里面个个矫健的军人们,刚刚结束一轮训练,他们都闲散的休息着。

    有人席地而坐喝水聊天,也有人在操场上打闹着,单双杠周围也围满了人。

    沈亦欢找了一圈,在旗杆下找到倚在上面的陆舟。

    就他还穿着上衣,其他人都赤着上身,汗淋淋的。

    训练场周围都有一圈网状的围栏,她还没找到进入的通道,已经吸引了里面男人的注意。

    她太白了,一身蓝色长裙又格外亮眼,很容易引起关注。

    陆舟听到议论,似有所感,扭头就看到围栏外的沈亦欢。

    他皱眉,对议论的几人低斥了几句,就朝沈亦欢跑过去,军姿,双手握拳在腰间摆动,长腿频率迈动。

    “怎么了?”他隔着铁丝网问。

    “我过来看看。”

    “要进来拍照吗?”

    她摇头:“明天再拍吧。”

    陆舟敛眸,看着她,忽然问:“你怎么了?”

    沈亦欢仰头,茫然:“什么?”

    “你不高兴。”话里是肯定的语气。

    她沉默,才发现自己好像是有点不高兴,说不上来的难受,闷在胸腔里,上不去又下不来。

    从进来参观后才出现的情绪。

    她是个很会保护自己的人,也会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前进。

    当她发现自己没了从前那么嚣张的底气,就自然而然的收起自己全身的棱角,去圆滑温吞的接触这个冰冷的世界。

    所以她其实并没有经历多久真正难过的日子,满打满算,也就是沈傅刚死的那半年。

    这种难过,更多是心理上的,不是生理,有邱茹茹和顾明辉在,那段日子他们都很照顾她,饿肚子这种悲惨经历更是不可能的。

    所以当她走进军营,真正意识到陆舟过是这样子的日子后,她有点接受不了。

    刚分手的时候呢,他一边难受,一边又那么辛苦的训练,吃住都算不上好。

    这件蓝色的长裙,是她昨天就准备好了今天要穿的,她对自己的优势很清楚,她也不是什么真善美的好人。

    今天特意打扮的漂亮,就是为了见一见那个陆舟说的援疆医生,她就是要一出现就惊艳大家,站在那个医生的面前,然后不动声色的赢过她。

    挺幼稚的。

    可当她从食堂出来,秦筝让她一块儿去跟那个医生打招呼时,沈亦欢忽然不想去了。

    “啊。”她张了张嘴,应了声,细白的手指揪在网孔里。

    ***

    陆队长难得这样子对一个女人,立马引起众人的关注,纷纷聚在一块儿朝他们的方向张头探脑。

    然后他们便看到他们的陆队长,挺拔的身躯在那小姑娘面前蹲了下来。

    仰头看着她。

    大家都惊呆了,这他妈是什么走向。

    陆队竟然有一天能这么在一姑娘面前蹲下来?

    这女人大有来头啊。

    身后突然爆发的惊呼声,夹杂哄笑声,陆舟回头,拧眉,冲他们喊,气势汹汹:“全部跑十五圈!跑不完别吃饭!”

    沈亦欢被他吓了个哆嗦。

    陆舟牵住小姑娘搭在网孔里的食指,换了个语气。

    “谁惹你不高兴了,我让他罚跑,嗯?”

    虽然知道他是玩笑,陆舟哪是这样假公济私的人,军队里也不允许,可他开玩笑的次数实在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沈亦欢愣了愣,倏忽勾唇笑起来。

    小姑娘一笑,眉眼就弯了,唇红齿白,五官精致的跟画儿似的。

    陆舟被蛊惑,目光第一次那么坦白直露的看她。

    他压抑的低声。

    “你笑起来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