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写意小说 > 言情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 章节目录 第274章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正厅的门没锁,轻轻一推就开了。

    入眼仍然是一片漆黑。喻橙第一次来这边,不太熟悉布局,紧跟在周暮昀身后。想起来这人好像是有点怕黑,她倒也没离他太远,手贴在他后背拍了拍,给他默默的鼓励。

    周暮昀:“……”

    蓦地,侧边好像传来一点响动,喻橙敏锐地听到了。

    “啪!”

    眼前忽然闪过一道白光,是周暮昀打开了客厅的灯。

    果然如喻橙所料,灯光的亮起仿佛某个信号拉响,伴随着一阵嘈杂的欢呼声,一群人从大门两侧涌过来。

    喻橙都没能看清他们的脸,只见人人手里拿着一支长长的礼花筒,兴冲冲地奔过来。

    暗叫一声不好,喻橙连忙护着怀里的蛋糕后退几步,避开他们所能喷到的范围。然而两面夹击,她退无可退,只能往一边跑去。

    周暮昀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一时之间愣在原地。

    搁在以前,哪怕大家都是兄弟,也没人敢在他面前放肆玩闹。但这次不一样,大家都很清楚,他女朋友在这儿,说什么他也不会乱发火。

    所以都约好了要把周暮昀往死里整。

    千载难逢的机会,谁会错过啊!

    随着“砰砰砰”的声音响起,数十个礼花筒炸开,一团团彩条雪花般往外喷,对准了周暮昀头顶上方的位置。

    喻橙站在边上看傻了。

    眼前的彩条根本不是她想象中那种五彩缤纷的,大概是他们特意定制的,喷出来的全是一种颜色的彩条——绿色。

    照这个玩法,他们是打算把周暮昀喷成绿巨人吗?!

    事实证明,喻橙猜对了。

    他们手里拿的礼花筒比市面卖的大,后面的拉环一拧,就能喷出漫天的彩条。哦不,漫天的绿条。

    周暮昀被围攻了。

    他们人太多,除了带过来的几个女伴没敢动手,男士基本人手一个礼花筒,一眼扫去十六七个人,将周暮昀团团围住。

    他纵然有心想要躲避,然而双拳难敌四手。

    这种“惊心动魄”的惊喜足足维持了三分钟,喻橙全程在一旁充当了吃瓜围观群众,看得目瞪口呆。就算她想帮忙,也根本无从下手。

    喻橙:“……”

    她从没有见过如此特别的生日惊喜。

    终于闹够了,赵奕琛带头举着礼花筒欢呼:“热烈庆祝我们风华绝代的周三公子30岁生日快乐!恭喜!”

    30岁生日?喻橙一愣。

    下一秒就有人站出来笑着反驳:“就听你瞎说,你今年才是三十岁了吧。”

    赵奕琛翻个白眼:“滚你丫的,老子年年十八。”

    此话换来一阵不屑的声音。

    人群散开,喻橙这才看到被围攻的周暮昀被祸害成什么样子。

    身上头上挂满了绿色的丝带,还有的沾在脸上,一眼看去像是穿了刺激战场里的海岛地图的吉利服。

    真跟“风华绝代”四个字不沾边。

    周暮昀气结。隔着眼前层层绿幕看着他们,满身的怒气快要冲破天际。

    一众人自觉心虚,退后三步憋着笑看着他:“老三,别、别生气,大喜的日子,我们也是为了活跃气氛。”

    怕他发飙,赵奕琛灵机一动,把喻橙推出来挡在众人面前:“三嫂也是我们队的呢。你说是吧,三嫂。”

    说完,他一个劲朝喻橙挤眉弄眼。

    喻橙:“……”

    不关我的事,我可什么都没干。

    绿巨人周暮昀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忍着满腔的怒气转身朝楼上走。脚下绿色的带子差点将他绊倒,他踉跄一步才站稳,背影说不出的狼狈。

    正主消失在楼梯拐角,公子哥们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此起彼伏的笑声都快把房顶给掀翻了。

    喻橙扶住额头,心说你们真是太能玩了。

    “你们玩,我去看看他。”

    她丢下一句话,把蛋糕放桌上,提步上楼。

    赵奕琛双手放在嘴旁做喇叭状,在后面暧昧地喊道:“喻妹妹,好好安慰一下我们老三受伤的心灵哈。时间久一点也没关系!”

    “啧。”边上一个男人踢了他一脚:“还敢贫,等着被老三收拾吧!”

    赵奕琛满不在乎,笑着耸耸肩:“别想让我一个人背锅,你们都有份。老三要是秋后算账,你们啊,一个都跑不了!”

    “主意是你出的。”燕北一针见血道:“你是罪魁祸首,我们顶多算从犯。”

    这话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同。赵奕琛绷不住了,脸色一垮,气得哇哇大叫:“不是吧你们!你们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赵奕琛一声凄惨的哀嚎,喻橙在二楼拐角都能听到。

    她摇了摇头,觉得周暮昀把他按在地上打一顿也是他活该。

    她脑补了一堆充满欢乐的生日惊喜画面,结果却是整蛊环节。别说周暮昀,她都有点想打人了好吗!

    二楼的走廊十分空旷,一共有三个房间。喻橙不清楚周暮昀去了哪一间,刚想逐一开门进去看,就发现第一间房门虚掩着,里面传来细微的声响。

    喻橙推门而入,便听到清晰的水声。

    卫生间的门大敞着,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她走近几步,只见男人脱掉了西服扔在地上,单穿着件白衬衫,弓着身,把头接在水龙头下面冲洗。

    满头都是绿色的带子,沾了水反而黏在上面,好似怎么弄都弄不掉。

    喻橙终于也不厚道地笑了。

    周暮昀正洗得心头火起,听到笑声差点就要冲着发火了,但他理智的忍住了。

    这个是老婆,不能森气。

    喻橙靠着门框,看他用手搓洗着头发:“周周,你这个造型,迷之像《水形物语》那个怪物。”

    周暮昀:“……”

    他陪她去电影院看过那个电影,她一提起来,他脑海里就浮现出那条直立行走的鱼的样子,顿时无语了。

    他侧了侧头,脸上的水珠顺着流淌,几乎满脸都是:“你还笑。”

    喻橙叹了口气,脱掉风衣外套扔在沙发上,走到洗手台边:“我帮你洗吧。你看都看不见,怎么洗啊。”

    她拿开他的手,一摸盥洗池里的水,皱了皱眉,他居然用凉水洗头。

    周暮昀手撑在洗脸池两边,等着她给他洗。

    印象中,这好像是她第一次给他洗头。过去看她给鱼丸洗澡的时候他就很羡慕了,没想到美梦成真。

    思绪还没转完,喻橙就拍了下他脑袋:“一边去,我先把凉水放了。”

    他听话地把脑袋从水龙头下移开,见她拔掉池子下面的塞子,将满池凉水放掉,把水龙头掰向另一边。

    放了一会儿,有热水哗啦啦流出来,喻橙再把塞子塞上。

    趁着放水的功夫,她将周暮昀头上的绿条用手拈掉。脖子上也沾了一些,她蹙着眉耐心帮他弄掉,说:“你这个生日过得也太惨了吧。”

    周暮昀冷哼一声。

    他现在想把他们都赶出去!一帮混蛋,喷了他满身的彩带也就算了,还他妈是绿色的。什么意思?

    水终于放满了,喻橙也将他头发上的彩条弄得差不多了,应该再洗一下就好了。

    她推着他的脑袋到水龙头下,用手掬起温水浇在他头发上,冲洗掉发间一些细小的彩条碎屑。

    按了两泵洗发露在手心,轻轻揉搓着他的头发,手指沾了点泡沫,搓了搓他的鬓角。

    心说,你这是享受了老母亲一般的待遇你知道吗?

    女孩子指腹柔软,一下一下按压着头皮,轻抚过鬓角。周暮昀舒服得都不想说话,两只手撑在膝盖上,任由她揉来搓去。

    喻橙两只手都是泡沫,来来回回地搓洗,确定洗干净后,才将满池的泡沫水放掉。

    “眼睛闭上,我放清水给你冲一下。”

    她担心把泡沫弄到他眼睛里。

    周暮昀“嗯”了声,闭上了眼睛,像任人摆布的小朋友,听话极了。

    喻橙掰开水龙头,水温调到正合适,冲洗他头上的泡沫,一边冲一边捋。几分钟后,泡沫都被冲掉了:“好了。”

    周暮昀:“能申请再洗一遍吗?”太他妈舒服了。

    喻橙:“……”

    沉默一瞬,她猛推一下他脑袋,没好气地道:“你还挺享受?”

    是挺享受的。周暮昀笑着直起身来,脸上都是水珠,发梢也在啪嗒啪嗒往下滴水,流淌进白皙的颈脖里。

    衬衫前面被打湿了一大片,贴在皮肤上,里面瓷白的肌肤若隐若现。他挑着眼梢朝她笑,薄唇微勾,整个人透出一股既性感又欲的感觉。

    喻橙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转头从架子上抽出条干毛巾丢给他:“自己擦,我先出去等你。”

    话落,她提步往外走。

    周暮昀单手握着毛巾,抿唇一笑,忽然将她拦腰抱起来,放在洗手台上。

    喻橙来不及惊呼,他薄薄的唇就覆上来,堵住了她的红唇。

    她吃过木糖醇,唇瓣有清清凉凉的薄荷味,他的舌尖舔舐而过,上了瘾一般含住,慢慢地碾磨。

    周暮昀一只手撑在她身后的镜子上,欺身逼近。

    侵略的气息扑面而来,喻橙身子下意识往后缩了缩,后背贴上冰凉的镜面,激得她打了个寒噤。

    他抓住本该用来擦头发的毛巾垫在她后背,隔绝了镜面冰凉的触感,只剩下身前的火热。

    她大睁着眼睛,不知道自己哪里刺激到他了。想到楼下有二十多个人在等着他们,他们却躲在楼上亲热,她就头皮发麻。

    喻橙抬手推了推他。

    周暮昀偏着头,声音嘶哑地说了句:“等会儿再下去。”

    话音一落,他就重新吻住她的嘴唇,牙齿轻咬了下唇角,她毫无防备,松开了牙关,他趁势而入,勾缠着她柔软的舌头。

    喻橙脑子嗡地一声响,理智全都烧没了。

    她穿着方领的裙子,两边精致的锁骨都暴露在空气中,灯光下白晃晃的惹人眼。周暮昀黑眸微眯,落了一个吻上去。

    喻橙双腿悬在洗手台边缘,不由往下滑了一点。

    他终于停下,伏在她耳边喘气:“橙橙。”

    她还有点没缓过来,迟疑许久,才轻嗯了声。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靠,他真的要忍不住了。

    喻橙:“……”

    沉默许久,她眼皮颤了颤,抬眼看向他。

    男人乌黑的眼眸装满了欲望,冷白的光映在他眼里也没法掩饰。因为隐忍克制,他额角有青筋凸起,唇线抿得平直而锋利。

    眼角是红的,唇瓣也很红,那样的妖冶动人。

    发梢的水还在一滴滴往下滚落,滑过侧脸。喻橙视线下移,看见他喉结滚动了下,她伸手想去摸,却被他握住了手。

    “别碰。”

    声音哑得一塌糊涂。

    喻橙抿了抿唇,她现在脑海里想的不是什么时候结婚,而是考虑要不要把吕嘉昕的提议付诸实践。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透着诱惑,真是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