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写意小说 > 言情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 章节目录 推荐三月的新文《亲爱的绵羊先生》,求收藏!
    简介——

    【著名畅销书作家兼编剧路棉和当红实力派男神姜时晏的暖爱故事!】

    【世上有千万种爱情,这一种爱叫做,我写剧本你来演。】

    姜时晏是当红偶像、大众男神,微博评论底下每天有成千上万的女粉丝喊他老公:

    “老公,我爱你!”

    “老公,我要躺在你床上打滚儿!”

    “老公,我要给你生猴子!”

    某一天,她们的老公发了一条微博。

    姜时晏v:“什么时候,听你叫我一声老公长安路v。”

    随后,著名作家长安路转发了该条微博,并回复:

    长安路v:“老公,从今天起,请多多指教。姜时晏v”

    众粉丝:“卧槽卧槽卧槽!不要拦我!我要炸了!有没有组团跳楼的亲!约起来!”

    【男神公开恋情前,微博只发广告,男神曝光恋情后,微博只发狗粮】

    众粉丝:汪汪汪!

    *

    姜时晏表示,有个当作家的老婆有时候也不一定是好事。

    比如——

    作家老婆最近连载的小说断更了。

    读者找不到她人,便在他的微博底下留言。

    “帮我们催催你老婆,赶紧更文吧,卡在这里真的很难受啊啊啊!”

    姜时晏扭头看着埋头在电脑前码字的老婆:“棉棉,你读者催更都催到我这里来了。”

    路棉一脸崩溃:“别催我,马上马上!”

    *

    编剧大大表示,有个当明星的老公有时候也不一定是好事。

    比如——

    自从两人的恋情曝光,他的女友粉总在她的微博底下留言。

    “长安大大,求哥哥的私照!嘤嘤嘤,哥哥都好久没发微博了。”

    路棉被缠得没办法,随手拍了张老公睡着的照片发微博。

    粉丝们大呼:“哥哥私下好萌啊!好想抚摸。【星星眼】”

    路棉侧头看向身边呼呼大睡的男人,摸摸他的脸,哪儿萌了腹黑着呢!

    男人黑眸睁开,一把将她扯入怀中,一个缠绵悱恻的吻落了下来……

    “小坏蛋,又背着我做什么坏事了”

    试读——

    第1章当红男星姜时晏

    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高三火箭班里的女生却少了一大半。

    路棉不追星,也很少看电视剧和综艺节目,娱乐圈里叫得出名字的明星一只手都能数过来,所以实在不能理解她们逃掉自习课跑去看明星的行为。

    同学们,还有两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难道不该徜徉在题海中吗!

    路棉摇头叹息,视线落在卷子上一道大题,提笔开始写解题步骤。

    今天一整天,走在学校里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到同学们的热情讨论。有个剧组要来学校取景拍戏,听说男主角是最近爆红的大明星。

    到底有多红路棉不知道,也不关她的事。

    剧组上午就来学校了,为了不打扰学生们正常上课,他们用实验楼作为主要拍摄景点。高一高二的学妹们利用课间时间跑过去看,他们高三生就比较惨了,昨天和今天正进行一月一次的月考。

    二十分钟前,他们才考完最后一场英语。

    这节自习课没有老师守班,老师们全都在办公室里忙着阅卷。各科课代表拿来了这次月考的参考答案,分发下来,让大家对答案。

    趁着老师不在,班里的女生就按捺不住了,偷溜出去追星。

    路棉甫一抬头,班里又一个女生跑出去了。

    是生物课代表。

    女生留着齐肩短发,戴着厚厚的眼镜,平时在班里属于埋头苦学的那一类学生。此刻却将自己打扮了一番,披散下来的头发扎成半丸子头,嘴唇涂了红润的唇膏,小脸红扑扑的,猫着腰从讲台穿过,像是生怕被人发现。

    路棉愕然地睁大眼。

    不是吧!

    连小书呆子许雯月也追星

    与此同时,门外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女孩子们小声的讨论。

    “听说是拍青春校园剧真的吗真的吗”

    “废话!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怎么会来高中校园取景。”

    “看哥哥的古装戏时就在期待,他什么时候能演一部现代剧,没想到梦想实现得这样快!关键是他在我们学校里拍,四舍五入,我跟哥哥就是校友啦!”

    耳边传来凳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同桌宋颂弯着腰准备往外跑。

    路棉丢下笔,一把抓住她后背的衣服,阻止她的逃跑计划:“宋颂,连你也要去看大明星”

    宋颂脚步一顿。

    “大姐,我是追星,但我不追姜时晏。”她无奈地扭回头,冲着她龇牙一笑,“你忘了我是心花。”

    她说着,将两只手置于下颌,手腕相贴,做出托着一朵花的样子。

    心花什么东西路棉一脸茫然。

    宋颂的表情更无奈了。

    “我粉的是陆放,我们陆哥哥的粉丝统称为‘心花’,因为心花怒(陆)放。”

    粉圈规矩,每个明星的粉丝都有一个统一的称号,而这些称号大部分与明星的名字有关联。

    听完她的解释,路棉懂了:“那你要出去干什么”

    宋颂掏出校服口袋里的东西,颇有些无语:“快松手吧姐妹,再不松手就来不及了!”

    路棉垂下眼帘,只见她口袋里露出粉色卫生巾的一角,猜到她要出去干什么,顿时松开了手。

    宋颂得以解救,火速冲出教室,往走廊尽头的厕所跑去,再耽误一会儿她就要侧漏了!

    路棉回头扫了一眼,班里的女生几乎都不见了。有的女生不敢明目张胆从教室前门走,就从后门偷偷溜出去。

    拍拍额头,她静下心来低头写卷子。

    忽然,后背被人用坚硬的东西戳了一下。

    她扭过头来看着后座的男生。江夜行拿起这次月考的数学卷子,用笔指着最后一道填空题问:“这道题怎么算的”

    参考答案上填空题没有具体解题步骤,只有一个数字。

    路棉怔忡地看着江夜行,诧异于他竟然找自己问问题,还有江学神不会做的数学题

    “喂,你不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吧。”江夜行用笔的尾端戳了戳额角,笑得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路学霸,这道题我是真不会。”

    明明自己就是学神,还要叫别人学霸。路棉好笑,侧过身拽了个草稿本过来,趴在他桌面上写这道填空题的解题步骤。

    年级大榜上,路棉和江夜行的名字从来没掉出过前三,第一名的宝座两人轮流坐。认真算起来,江夜行比路棉当第一的次数还要多。

    比起路棉的低调,江夜行在附中的名号可谓响当当。

    他不仅是学神,还是校草。

    男生身高腿长,容貌白净清俊,气质出众,说话时一贯温润有礼。不管是谁向他请教问题,他都耐心给人家讲。班里不少女生借着问问题,想跟他多说几句话。

    不只是本班的女生,别班的女生路过教室,也会在后门偷偷看他一眼,然后兴奋地拉着同伴讨论。

    哪怕高一高二不跟他们在同一栋教学楼,也有女生特地绕路过来偷看这位校草学神。

    江夜行垂眸看着写题的女生,她一手按在草稿本上,右手握着笔刷刷写着,中间没有丝毫停顿,好似对这道题的解题步骤烂熟于胸。

    她扎着马尾,脸侧垂下来几缕头发,眉眼低敛着,长长的眼睫毛浓密卷翘,两把小扇子似的,挠得人心痒,双眸乌黑明亮,漂亮似琉璃。因为认真写题,粉唇轻抿着。皮肤白皙干净,微光中,愈发清透莹润,像朵雨后的栀子花。

    微风吹来,发丝扫在脸上,可能有点痒,路棉抬手抓了抓脸,神情认真地将题写完了:“搞定了。”

    这道填空题确实挺有难度,绕了几个弯子才能找到点思路,她在考场上算了好久。用数学老师的话来说,几乎可以当作一个大题来做了。

    收回目光,江夜行眉眼低垂,手指点了下其中一个步骤:“这个公式怎么来的”

    “你不知道那天张老师讲题的时候推导出来的一个公式。”

    “哪天”

    如果讲过这个公式,他不可能没记住。

    路棉歪着头想了想,半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我记起来了,是你去参加数学竞赛的那天,张老师在课堂上讲了一道超纲的难题,用到了这个公式,没想到这次考试的题也用到了。”

    江夜行扶着额:“看来是我错过了,白白丢了五分。”

    “又不是高考,还能补救。”路棉找出自己做笔记的本子递给他,“公式的推导过程我记下来了,你看看吧。”

    “谢了。”

    江夜行接过厚厚的笔记本,却没有立马翻看,而是看向她桌面写到一半的理综卷子:“这才刚考完试,你怎么就开始写题了。”

    其他同学都在对着参考答案估算分数,她好像一点都不在乎。

    转念一想,她的成绩也没什么悬念,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这套卷子是考试前一天晚自习写的,没写完就开始考试了,总不能半途而废吧。”路棉说。

    江夜行点头,笑了笑。

    路棉转过身去继续写题,门外走廊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啊啊啊!好激动好激动,你说我们能看到阿晏吗听说片场拉了警戒线。”

    “我们站在警戒线外面遥遥看一眼就行了,你还想近哥哥的身”

    不用说,她们肯定也是去看那个大明星。

    路棉抬头看着教室前方的倒计时,上面用红色粉笔写着距离高考还有61天,能不能有一点身为高三生的自觉。

    低头看着桌面的理综卷子,她不喜欢半途而废,略一思忖,便拿了本书,把卷子夹进书里,又拿了支笔,起身准备出去。

    注意到她的举动,江夜行不可置信地问:“你也要去看那个什么姜男神”

    “才不是。”路棉把书抱在怀里,“我找个清净的地方写卷子,这里太吵了。”

    她出了教室,下楼,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

    水泥路的两边种满了梧桐树,正值四月,枝繁叶茂。阳光洒下来,透过枝叶的缝隙落在路面,光影斑驳,如同撒了一地碎金。

    这条路的尽头就是人工湖。

    那里平时是校园的小情侣们喜欢待的地方,但现在正是上课时间,应该没有人在。

    路棉走过去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远远地,她就看见有个穿校服的男生坐在石板凳上,脖子上挂着银白色的头戴式耳机,双手横着握住手机,大拇指在屏幕上飞快地滑动。

    这是哪个年级的学生,不上课跑来这里打游戏

    不过这跟她没关系,路棉在另一块石板凳上坐下来,把书平放在腿面上,抽出里面的卷子摊开,认真地写题。

    男生沉浸在游戏里,丝毫没察觉到旁边的石凳上多出个人。

    配平了一道化学方程式,路棉轻舒口气,有些走神地朝一侧看去。

    她的视力极好,一眼就能看到旁边那个男生的手机屏幕,是王者荣耀的游戏界面。虽然她不会玩,她的堂妹却是个中高手,她经常看她玩,所以对这个游戏界面印象深刻。

    视线往上,是男生安静的侧脸,即使被略暗的树影遮挡,仍然能清晰看出那张脸十分清隽俊朗。

    不知道为什么,路棉总觉得这张脸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看过。

    她甩了甩头,暗道自己真是无聊,都是一个学校的,说不定在校园里某个地方瞥过一眼。

    大概是路棉的视线过于焦灼,男生终于察觉到了,侧过头朝她看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路棉一愣。

    她想起来他是谁了,姜时晏!无数女生为之疯狂的当红男星姜时晏!班里的女生一大半都是他的粉丝,她看过他的照片。

    可是他怎么在这里不是应该在拍戏吗

    姜时晏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中场休息时都躲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了,居然还能遇上这个学校的女生。

    脑中立刻冒出个想法,赶在这个女生尖叫之前逃离这里。

    一阵风忽然吹来,路棉腿上的卷子飞了起来。她下意识站起身伸手去抓,风将卷子吹得更远,她跑去追,却没注意到脚下踩了颗石子,一个趔趄就栽倒在地,顺着人工湖倾斜的陡坡滚了下去。

    噗通一声,等她反应过来时,人已经掉进了人工湖里。

    好在是岸边的浅水区,不至于淹到人,但她的裤子还是被打湿了半截,整个人狼狈到了极点。扭头去看她的卷子,也被吹到了水面上,越漂越远。

    目睹这一幕的姜时晏:“……”

    他的第一想法是,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傻,为了拯救卷子扑进水里

    顿了三秒,本着乐于助人的原则,他收起手机,走到岸边弯下腰,朝她伸出一只手:“上来吧。”

    四月份,湖水冰凉。路棉怔怔地看着男人,他个子很高,身材偏瘦,身上穿着跟她一样的蓝白相间的校服,应该是他剧里的衣服。拉链敞开,里面是件棉质白t恤。校服裤对他来说有点短,露出了一截清瘦骨感的脚踝。

    “还不上来”姜时晏耐着性子重复一遍。

    路棉脸腾地红了,迟疑着把手放在他掌心。

    男人的手心温热干燥,轻轻握住她的手,一股拉力作用,将她扯到岸上。

    “阿晏!你怎么在这里啊,副导在叫你,准备开拍了!”

    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跑过来,朝这边招了招手。

    姜时晏颔首:“知道了。”

    他跟着男人的步伐朝前走,刚走了两步,想到什么又停下来,回过身,看着站在原地的女孩,手指点了下脑门。

    路棉眨了眨眼,他什么意思

    该不会,他是在说她脑子有问题吧

    ------题外话------

    三月的新文,鱼妹完结后休息一个多月正式开始连载,感兴趣的姐妹先收藏一下叭

    卑微作者在线求收藏【小手手作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