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写意小说 > 言情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章节目录 507 十八线网红,脚踩两只船(3更)
    一顿饭,吃得段林白心惊胆颤,宋风晚又一直陪着汤景瓷在聊天,他插不上女人的话题,只能和乔西延有一搭没一搭聊着。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àn.shu.ge.co

    气氛那叫一个尴尬。

    吃了饭,段林白送两人去酒店。

    “段公子,还麻烦您订房间,太谢谢了。”汤景瓷对段林白印象太好了,尤其是那句老年痴呆!

    简直解气!

    而且交流下来,也知道他做事爽快,并不是看起来的绣花枕头,对这个行业是特意了解调查过,并不是一时兴起,是个生意人。

    加上宋风晚把段林白夸了一通,汤景瓷更加确定,自己要与他合作的意愿。

    “应该的,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随时找我。”段林白拿出手机,“之前只加了电话号码,现在加个微信吧,联系更方便。”

    “好。”汤景瓷欣然应允,“以后在京城还得麻烦您多照顾了。”

    汤景瓷看到这个微信名,愣了良久。

    他在京城也是个名人,怎么取了个这么逗比的微信名?

    “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大家都是朋友。”段林白心底清楚,这笔生意十有*是成了,自然笑得也灿烂。

    乔西延站在一侧,实在不懂,这两人为何如此熟络了。

    他与汤景瓷住的是两个房间,拿了房卡,就各自回屋。

    乔西延想起段林白的话,手痒得很,深更半夜,还对着台灯,刻了一会儿石头,汤景瓷则倒时差,睡了一夜好觉。

    *

    段林白心底憋屈啊,开车送宋风晚回学校的路上,还特意问了一句。

    “小嫂子,你表哥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

    “怎么可能?他和你都不熟。”宋风晚也不是看在与段林白关系好,才撮合这门生意,因为段林白的人脉在京圈确系顶级,有他宣传造势,比任何一个公司都好。

    “我也这么想啊,我和他又不熟,他干嘛要针对我?”

    “表哥什么时候针对你了?”宋风晚一直在和汤景瓷聊天,还真没注意另外两个人。

    “就那个眼神……”

    段林白这完全靠的是直觉,毕竟从小就生活在某几位大神的刀光剑影戏啊,趋利避害总是知道的。

    “应该不是针对你,他天生如此,对谁都一个样。”

    “天生……”

    段林白咋舌。

    天生爱眯着眼吓唬人?还是天生要耍小刀恐吓别人?

    这人是变态吧!

    *

    接下来几天,宋风晚如果没课,总会陪着汤景瓷到各处景点游览。

    适逢开春,博物院玉兰花开,汤景瓷还特意赶了个大早前往取景拍摄,宋风晚没空,自然是段林白作陪。

    她父亲能给自己带来的收益何止设计展的那点钱,而是后续的赞助投资,他刚把消息放出去,已经有几家大企业希望赞助,商机无限。

    对于这种财神爷,他自然各种捧着。

    汤景瓷拍照技术极好,无论是取景角度还是拍摄焦距调整,最后成相出来,都可媲美艺术照。

    段林白特意偷了两张,发了朋友圈。

    自然不少人点赞评论。

    傅沉:【你拍的?】

    段林白回复:【肯定不是啊,汤小姐拍的,是不是超赞。】

    【你俩一大早在一起?】此时在上午九点多。

    段林白可能在忙,没回复消息。

    微信朋友圈,素来只有共同好友才能看到留言点赞内容,乔西延自然是同时有他们几个人的微信。

    昨晚汤景瓷给他发信息,说今天有事,两人交情还没到追根究底的地步,他自然没问干嘛去。

    原来是和段林白出去了……

    也不是谈生意,而是出去玩了。

    乔西延刚健身回来,冲了把澡,抬手将脖子上挂着的毛巾扯到一边:这两人的关系何时如此亲近了?

    他对段林白不太熟,只知道他和傅沉关系不错,挺自来熟的,看着非常不靠谱,对他印象自然一般,毕竟……

    物以类聚。

    能和那种处处给人挖坑,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当朋友的,八成也不是什么好人。

    乔西延这个想法错了,段林白还真的是那群人中的一股清流。

    偏生宋风晚还特意给乔西延发了信息,问他有没有去博物院。

    乔西延只简单回了六个字,【没去,我要忙了。】

    言外之意就是别来打扰我。

    宋风晚努努嘴,谁招惹他了?就这么不愿和自己说话?

    **

    另一边,汤景瓷还在博物院中取景拍照。

    白色玉兰,红色砖墙,说不出的美,这是在国外根本看不到的,而照片也只能捕捉其美感一二而已。

    初入春笋露织妖,拆似式莲白羽摇。

    说得大抵如此。

    游览结束,段林白请客吃饭。

    “汤小姐下午还有什么安排?”段林白询问。

    “没什么安排,随便看看,你如果有事,自己去忙就行,不用照顾我。”汤景瓷也不好意思让他一直跟着自己。

    “我下去要去做义工,也没别的事,你有安排我可以陪你。”

    “义工?”汤景瓷诧异,他看着……

    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

    段林白和她简单解释了一下,“我能去看一下吗?”

    “当然可以。”段林白巴不得让她对自己印象好点。

    两人抵达护眼协会之后,今天的义务活动,是去京郊附近的一所中学帮学生免费检测视力,也会选取品学兼优的学生,配送眼镜。

    段林白一直是爱眼协会的名人,他刚出现,就被人围住了,汤景瓷自然往边上站,由段林白助理照顾。

    他经常参加协会活动,京圈不少名媛小姐也会过来凑个热闹,除却是宣传做好事,博个美名,也能在段林白面前露个脸。

    而今天参加活动的就有贺家姐妹。

    自从贺奚在洗手间与保镖苟且被人当场捉住,怀疑是贺诗情所谓,这姐妹二人关系一直不好。

    但只有贺奚清楚,害自己中招的迷药是自己弄来的,她不敢说,看着长辈将所有罪责推到贺诗情身上也无动于衷。

    她需要找人背锅。

    贺诗情被宋风晚套路,也是有苦难言,明知道这一切是贺奚咎由自取,还得给她赔礼道歉,也是非常憋屈。

    这姐妹二人此刻看着和乐融融,其实早已离心,互相防备。

    贺奚的事情没见报,但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所以这些名媛面上与她们姐妹打招呼,心底也是瞧不起的。

    “段公子身边那个女人是谁啊?没见过。”汤景瓷一出现,就有不少人犯嘀咕。

    气质上乘,五官冷感,站着不动,也透着一股外向的招摇,非常惹眼。

    “可能是哪个十八路网红吧!”

    “估计是的,我一看她的脸就知道是整的,这些小网红素来非常有手段的。”

    ……

    贺诗情一直在帮忙,她也从不参与这些八卦。

    她不能跟着贺家一起没落,她必须快速将自己的形象树立起来,毕竟贺奚的事情,外人听到的只是传闻,凡事都有回旋的余地。

    她必须用尽一切手段往上爬!

    她好面子要强,被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算计就罢了,还结结实实栽了个大跟头,她怎么可能甘心。

    “贺奚,别玩手机了,做事吧。”贺诗情是到处做慈善,贺奚完全是跟着来玩的。

    自从发生那件事,她性情大变,本就骄纵,现在眼神阴沉,就好像全世界都欠了她的。

    她斜了眼贺诗情,根本不理会她,贺老太太让她出门做善事,顺便和圈子里的熟络熟络,她充耳不闻,直接回到车里坐着。

    **

    汤景瓷跟着段林白一行人,也帮忙做义工,忙了两个多小时,直至乔西延打了电话过来。

    “师兄。”

    “晚上傅沉请吃饭,来不来?”乔西延既然到了傅沉地盘,他不可能不表示一下,叫上汤景瓷,无非是看在宋风晚面子上。

    “晚晚去吗?”

    “嗯,我已经在她学校,她马上下课。”乔西延蹙眉,难不成晚晚不去,她也不去?

    这是不愿意与自己接触?

    “去哪里吃饭?我过去?”

    “你把你的地址发给我,我去接你。”乔西延可不敢让她自己过来,这要是弄丢了,最后倒霉的还是他。

    乔西延收到地址,导航去那边,需要二十分钟,就给她发了条短信。

    【二十分钟后,学校门口等我。】

    汤景瓷和段林白说了一下,段林白自然想送她,可是义工工作还没结束,“师兄来接我,您不用担心,我上车后会给您发信息的。”

    “那也行。”都是成年人了,总不至于丢了,段林白也没多想。

    **

    贺奚原本正低头玩游戏,结果队友挂机,气得她差点摔了手机。

    晃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分外熟悉的人影。

    乔西延此时已经接上宋风晚到校门口,只是车里闷得慌,汤景瓷又许久未到,他下车抽了根烟。

    贺奚一看到乔西延,眼睛都直了。

    “表哥,你少抽点。”宋风晚降下车窗,叮嘱了两句。

    “嗯。”乔西延点头应着,还是偏头点了一根。

    他以往雕刻,都是不分昼夜,靠一口烟吊着,很难戒掉。

    这模样冷峻帅气的男人,似乎偏头抽烟,都带着别样的魅力。

    贺奚对乔西延有着谜一般的执着,不然早些时候也不会费尽心力去算计他,她和自己以往接触的公子哥都不同,身上有股子内敛的跋扈。

    只是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

    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贺奚攥紧手机,还想着要不要过去搭腔说句话,就瞧见一个女人从校门口跑出来。

    小跑飞起的裙裾,露出细嫩的小腿,毫不畏惧京城初春的料峭寒意,细喘着气儿,小脸微红,“师兄,学校太大了,我跑错地方了。”

    “迷路了……”乔西延掐了烟,“以后我应该在你身上安装一个定位,和我捆绑在一起。”

    “免得你走丢,别人以为是我的错。”

    汤景瓷羞得无地自容,学校教学楼都长得差不多,这也不能怪她啊。

    她飞快的钻进后面,见到宋风晚还笑着和她分享今天拍的照片。

    “传我,这个我想要。”

    女生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聊个不停。

    “都发给你。”

    “你俩还拍了合照?好看。你和表哥最近不也出去玩了,没拍照?”宋风晚想起自己手机没有乔西延照片,顺嘴一问。

    “哈……”汤景瓷被一噎。

    乔西延蹙眉,拧开车载收音,德云社相声来了……

    宋风晚蹙眉,这没情调的,现在放这个干嘛!

    而另一辆车里的贺奚,盯着那辆黑色捷豹离开自己视线……那人不是跟着段林白的十八线网红?怎么又……

    这两个男人,一个是她“新欢”,一个是她“旧爱”,现在却被同一个女人占据了?这女人胃口还真大!

    她指甲扣弄手机,掰扯得咯吱作响,眼神也越发灰败阴沉。

    ------题外话------

    三更结束,今天是真的有留言活动啊,潇湘读者别忘了留言哈~都有奖励哒

    有月票的也没忘了支持月初哈

    **

    话说表哥有点郁闷了,汤姐姐出去玩不带他,拍照不带他,什么都不带他……

    嘿嘿,有没有闻到我要搞事情的气息,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