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写意小说 > 玄幻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章节目录 第290章 极乐爆发!师傅名节不保?保【1更】
    刚将幽荧和烛照带到太霄之中的蓝衣月猛地顿住了,他面容上流露出了几分不可思议。

    太过震惊之下,一时间,连自己手上还拎着两个小奶娃都忘记了,直接就把幽荧和烛照撂了个屁股蹲。

    “嗷!”幽荧惨叫一声,“哥哥,我屁股碎了!”

    烛照脸色难看“闭嘴,你这个蠢货。”

    “琅霄……”蓝衣月神色微微变了一下,脱口,“琅霄开了。”

    琅霄的确开了,而君慕浅此刻,也已经被混元铃自动传入了琅霄之中。

    琅霄,九霄第三霄。

    对于如何让混元铃进阶,君慕浅其实还没有完全摸清楚。

    不过,一般都是她得到了机缘或者修为有着极大的精进时,混元铃才可以进阶。

    而这一次,显然并非是因为她自身,是狻猊。

    狻猊是祖龙的嫡系后代,也就是初代的龙族,身负祖龙之力。

    在它附在混元铃之上休养魂灵的时候,同时也给她带来了无上的好处。

    君慕浅握了握手指,感受着体内充沛的灵力。

    六级灵尊。

    同时,她的身子动了一下,一直在她体内的极乐也终于被放了出来。

    许久不见极乐,这一次君慕浅发现,极乐身上的气息变了很多。

    更为纯真,更为质朴,竟然已经有一种返璞归真的味道在其中了。

    “诶?”极乐挠了挠头,有些茫然,“这是什么地方?”

    君慕浅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颔首道“感觉如何?”

    “感觉?”极乐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瞬间震惊了,声音都结巴了起来“我……我已经进入兽尊了!”

    这种速度,根本不是她以前能够达到的,她连想都不敢想。

    她能够成为神兽,还是强行突破的。

    在这以前,她已经被困在黄泉谷千年之久了。

    极乐有些时候也很丧气,她作为蝶中之王,血脉也极为高贵,按理说修炼速度不可能这么慢。

    毕竟,御痕也不过只比她长了百岁有余,修为却要比她高了一大截。

    可是莫名的,就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利网在束缚着她一样。

    但是现在,这股束缚……轰然卸去了!

    极乐抬起手,她凝着眼眸,将体内的力量全部释放了出来。

    “唰——”的一下,瞬间,浓烈的金光爆发而出!

    在这一刻,哪怕是太阳都敌不过这团光的耀眼。

    而光芒流转之际,极乐的手中缓缓地出现了一把弓。

    弓通体黑色,弓背晶莹如玉,弯角碧绿,弦丝金黄。

    在这把弓之上,架着一根箭。

    君慕浅只是一眼,就能看出这根箭的材质。

    某种生物的肋骨。

    这把弓箭,不仅有着黑暗的气息,也透着光明的神圣。

    十分矛盾,但确确实实存在。

    “嘶——”极乐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就是这么个东西,困住了我?”

    可她身体里怎么会孕育出一把弓箭来?

    极乐将手中的黑弓翻来覆去地打量着,也没看出来个特别来。

    君慕浅凝视着黑弓,缓缓开口了“极乐,知道我为什么当初那么想让你当我的斗灵么?”

    “为什么?”极乐抬头,有些诧异,“难道不是因为你没有斗灵,修为也很低?”

    初见时,她还只是灵士。

    君慕浅摇了摇头“有这个原因,但不是最重要的。”

    极乐这下奇道“那你是看我长得可爱,想据为己有?”

    君慕浅稍稍地沉默了一瞬,很坦然“那我还不如自己照镜子。”

    “是哦,虽然你这个人一肚子黑水,但是你这张脸还真的就能让人信了你。”极乐不解,“所以你为什么要让我做你的斗灵?”

    “因为——”君慕浅轻笑了一下,“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

    “知道极乐什么意思么?”

    “呃……”极乐有些懵,反驳道,“那你说说慕浅是什么意思?”

    “正经点!”君慕浅伸出手敲了一下某只蝴蝶的脑袋,“你以为,你们灵兽莫名其妙就会有名字?”

    见到极乐还是茫然,她微微无奈道“就拿白澈来讲,他之所以被称为九尾天狐,是因为在他成功修炼出九条尾巴之后,就能与天同寿。”

    话罢,桃花眸深深地看着极乐“那么你呢,极乐凤翼蝶?”

    “我、我不知道。”极乐迷茫,“我从一出生,就知道我是极乐凤翼蝶。”

    君慕浅声音淡淡“极乐,指的是佛家净土,阿弥陀佛,你听过么?”

    极乐诚实地摇了摇头。

    “罢了,你只需要知道他是洪荒时代的天道圣人之一就可以了。”君慕浅叹了一口气,“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上一定有着阿弥陀佛的一些力量。”

    极乐怔了怔“那这把弓……”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把弓就是极乐弓。”君慕浅微微地笑了笑,轻声道,“唯一……能杀死三足金乌的兵器。”

    太阳真火,在最早的时候,便由三足金乌掌控。

    但由于十只三足金乌,都没有其父帝俊的体质,其中有九只,皆陨落于射日神弓之下。

    而这把射日神弓,还有一个极少人才知道的名字——极乐弓。

    极乐弓并非是先天灵宝,但也是洪荒时代流传下来极为强大的法器。

    最初,为帝俊之兄,另一只身负九九至尊命格的大日金乌所有。

    盘古大神陨落之后,极乐弓到了十二祖巫的手里。

    而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巫族有大巫从盘古大殿中请出了射日神弓,对准了三足金乌。

    君慕浅能从书上找到的信息,就只有这么多了。

    有关洪荒的一切,不是她知道的太少,而是根本没有记录。

    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抹去了这几段历史,留下来的却无关紧要。

    她之所以选择了极乐,是有着六成的把握极乐定然和阿弥陀佛以及极乐弓有关系。

    果然,她的猜想没有错。

    听完,极乐的身子微震了一下。

    她握住弓,然后试探性地拉起“是不是这样玩来着?”

    听着这无辜的语气,君慕浅差点没一脚踹过去“你对准我做什么,想一起殉情?”

    虽然知道这肯定不是完全态的极乐弓,但是她也是凡人之躯,这么来一下说不定也会重伤。

    这傻子蝴蝶。

    “哦哦。”极乐不好意思,“我高兴坏了。”

    她喜滋滋地换了一个没人的方向,将弓弦拉得更开了,而后——

    “嗖——轰!”

    “嗡!”

    箭矢在远处爆炸开来,带着巨大的冲击波,赤色的光猛地摇晃着,瞬间荡遍了整个九霄。

    君慕浅身子没有稳住,直接被震了一个跟头。

    幸好,她手腕及时撑在了地上,才没有让头着地。

    极乐呆若木鸡,她默默地咽了一口吐沫“那个慕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没事。”君慕浅面无表情地起身,“我只是在庆幸,这一箭没射在我身上,否则我是可以去见阎王爷了。”

    她擦了擦头上的汗,轻喘了一口气道“你翻过来,再试试。”

    极乐这回小心了,她只是轻轻地拉了一下,用很缓慢地速度放开了弓弦。

    这一次,的确没有先前的那般轰轰烈烈了。

    但是一人一兽都感受到了一股极为阴寒的气息在流转,煞气萦绕。

    君慕浅果断地祭出了混沌之火,轻而易举地驱逐了这股气息。

    极乐的身子僵了一会儿,也才缓了过来“好像两次不一样?”

    “是了。”君慕浅点头,“看来记载没错,极乐弓可以射出阴极煞箭,也能射出阳极煞箭。”

    十大金乌的本源乃是太阳真火,属性至阳,阴极煞箭正是其克星。、

    也幸得最后一只金乌被救治的及时,才活了下来。

    “好好练练。”君慕浅瞟了极乐一眼,“你现在还不能完全掌控极乐弓,而且,现在的极乐弓威力也很弱。”

    “这还叫弱?”极乐被呛住了,“这比我的天赋玄通还强。”

    “很弱了。”君慕浅挑了挑眉,“而且,小蝴蝶,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射了这两箭,你的灵力已经完全被耗尽了?”

    不说极乐还没感觉,这一说,她的腿就是一软,扑通一下瘫在了地上,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极乐弓,也随之消失。

    极乐郁闷了“太不经用了,你还说有人射出了十箭,这是人么。”

    “慢慢来。”君慕浅勾唇一笑,递过去一枚回灵丹,“你不是一直想帮我?以后你就可以独挡一面了。”

    虽然已经来到灵玄世界一年了,但是她还是不习惯用斗灵。

    不过,现在的极乐与灵修无异,还有了极乐弓。

    “说好了。”极乐吃完丹药之后,终于有了力气,她拍着胸脯,“下次有人挑衅,就让我来。”

    “嗯。”君慕浅颔首,“我先出去了,琅霄我还没有仔细查看,你要练习还是去太霄或者紫霄比较好。”

    “知道知道。”极乐满口答应,欢欢喜喜地将极乐弓再次幻化出来,跑掉了。

    君慕浅也不在琅霄之中停留,直接闪身出去了。

    而等到她重新回到客战之中,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皱着眉,自言自语“也不知道灵兽修炼到一定的境界,会不会开灵脉呢……”

    她记得阿弥陀佛的神脉,可还没有谁能够拥有啊。

    但旋即,君慕浅便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这个想法。

    她真的是越来越异想天开了。

    几天之后,扶家。

    扶苏有些好笑地看着长身玉立的绯衣男子,抿了一口清茶,悠悠道“小浅不是已经回慕家了,怎么你却到了扶家来?”

    容轻靠在窗边,阳光落在他略显妖邪却清冷禁欲的面容上,泛着淡淡的金色。

    他不置可否“不欢迎?”

    “自然不会。”扶苏轻笑一声,“你这尊大佛,我想请都请不来,现在你不请自来了,我高兴还来不及。”

    顿了顿,笑意更深“不过,你当真不是被小浅赶出来的。”

    闻言,容轻凉凉地看了他一眼,淡淡一语“至少,我有慕慕。”

    扶苏“……”

    至于这么斤斤计较么,说得他好像就没人要了。

    “我听说,慕中天当了家主之后,慕家的派系斗争更厉害了。”扶苏若有所思,“慕擎苍恐怕不好受吧,小浅不会受委屈?”

    容轻淡淡“她不是会让自己受委屈的性子,何况,她也有我。”

    “然也然也。”扶苏笑着点头,“我倒是对慕家的动乱乐得一见,今日本想去凑凑热闹,不过三哥在家,那便罢了。”

    他偏头望向窗外,在看到外面走过的人时,眉头倏尔一拧。

    容轻察觉到了扶苏的视线,微挑起眉“怎么?”

    “可能有点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扶苏的神色微微变了变,“你通知小浅,她得过来一趟。”

    “哦?”容轻眯了眯眸,“和慕慕有关?”

    “和三哥的名节有关。”扶苏撂下这一句后,就迅速离开了……

    ------题外话------

    嗯……后羿射日没错~不过还要复杂

    早说过啦,极乐不简单,此斗灵,祖龙也比不了呢。

    今天愚人节,又到节日啦,留言有奖~

    顺便月初求票票,有红包领,爱泥萌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