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写意小说 > 玄幻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章节目录 第395章 是谁?容轻:有我在【1更】
    虽然混沌之火所幻化出来的人形没有五官,但任谁都能从他的面容上感受出来一种惊诧。

    甚至,还有一种恐惧。

    混沌之火不可思议地看着紫衣女子,竟是再次向后退去,声音颤抖了几分:“你、你是——”

    刚才的那股力量,他绝对不会感受错,可是怎么可能……不!

    混沌之火冷静了几分,在他的意识和力量被封印之前,这些力量就都应该消失了。

    而且,出现在一个如同蝼蚁弱小的人类身上,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是你老子!”君慕浅可才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她冷笑一声,灵魂之力再起,狂暴的力量就朝着混沌之火劈头盖脸地砸下。

    “嗡——”

    灵魂之海再一次震荡了起来,道道波纹从中间向周围散去,音爆声不断。

    也幸得君慕浅的灵魂足够坚固,否则在这对碰之下,恐怕灵魂之海都会直接被震碎。

    还处在震惊之中的混沌之火,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招。

    他极为人性化地发出了一声痛嚎,火焰稍稍地减弱了几分。

    君慕浅握了握拳头,有些奇怪为什么她完全没有疲惫,反而越战越勇。

    就算容轻融进来了一点力量,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提升。

    君慕浅用指腹按了按唇角,十分痛快,大笑起来:“再来!”

    “砰!”

    “砰砰!”

    混沌之火连连后退,在紫衣女子疯狂但又偏偏很有章法地攻击之下,竟是毫无招架之力。

    本来足有三丈高的身子,直接被压缩了四分之一。

    他怒吼一声,想要反攻。

    但莫名的心生惧意,让他根本不敢出手。

    混沌之火憋屈不已,完全不能理解,浑浑噩噩之中,又挨了好几下。

    “刚才你还是好运,只有本座一个人打你!”君慕浅一边打,一边说,“现在本座的男人也来了,你就这么喜欢玩混合双打”

    她活动了一下拳头,又是一道灵魂之力轰出:“还万火始祖受虐狂!”

    “嗷啊——!”混沌之火都快气炸了,“闭嘴!你给本尊闭嘴!”

    他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鸿蒙初判,洪荒始开,他作为最古老的存在,哪怕是一些魔神都要对他礼让三分!

    笑话,连天帝帝俊体内的太阳真火和元凤身上的涅槃之火,归根究底,追溯起来都要源于他。

    而如今,一个小小的人类,居然敢这么对他,简直就是放肆!

    若不是因为他的力量不完全,他早就撕碎了她。

    “情不自禁地想骂你。”君慕浅勾了勾唇,冷意盛盛,“受不了忍着!”

    容轻在一旁看着,没有插手,眉却是蹙了起来。

    他眼睫微垂,眸光定在紫衣女子的身上,忽的发现——

    在她周围,有着浅浅淡淡的紫色上下浮动着。

    但和衣服融为了一体,难以让人察觉。

    只是一眼,容轻便已知晓了,淡淡一语:“鸿蒙紫气。”

    然,仅仅只是鸿蒙紫气,还不足以让混沌之火惧怕。

    也并非是他的力量,但又是因为他,将那股力量带了出来。

    那……究竟是什么

    容轻眼眸微敛,想起了他去找指路人的那一次。

    无尽苍穹之上,只有一个“六”字。

    天机屏蔽,屏蔽为何

    一旁,混战还在继续。

    “别打了!别打了!”混沌之火被逼地一直再后退,火焰都蔫了,“本尊和你赌,和你赌!”

    “赌”君慕浅略略停了一下,唇又勾了起来,复笑,“刚才你跑哪儿去了你老子我不赌了!”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她可以强势镇压混沌之火,但是机不可失。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好!”混沌之火连忙抬手,“不赌也可以,你只要让本尊安然离去,本尊就会告诉你一些天才地宝的所在之地,可保你日后修为大进!”

    “哦”君慕浅看着已经不足她一半高的火焰,微微挑眉,“在我看来,什么天才地宝,都比不上你。”

    “不——”混沌之火又缩了几分,竟开始自贬起来,“本尊就是火,除了烧东西,什么用都没有!”

    君慕浅眯了眯眸子,神色好整以暇。

    见到紫衣女子停了下来,混沌之火觉得有希望,又急促道:“你听过九彩霓裳吗这个先天灵宝就比我要强,它穿在身上不仅好看,而且还能抵挡攻击!”

    见到君慕浅只是抬了抬眸,混沌之火更急了,脱口:“你别瞧不起,九彩霓裳可是至人娘娘的法宝!”

    闻言,君慕浅的神色微动:“娲皇”

    “对对,这是你们人类的叫法。”混沌之火叫了一声,“本尊知道九彩霓裳在那里,本尊带你找到它,你放本尊而去,如何”

    君慕浅并没有答,反而饶有兴趣地问道:“这么说,你也挺清楚每一样先天灵宝的所属”

    “本尊自然清楚。”混沌之火有些诧异,“你想做什么”

    “那好,”君慕浅微微点头,“我问你几个先天灵宝,你告诉我它们的所属者是谁。”

    听到这句话,混沌之火有些激动:“告诉你了,你就会让本尊离去”

    君慕浅轻笑:“你可没有和我商量的权利啊。”

    现在的混沌之火,根本逃不出她的御灵根。

    混沌之火憋着一口气,也知道情势已经逆转,只能道:“好,你问!”

    “七星挽月鞭。”

    “至人娘娘。”

    “金凤簪。”

    “上清圣人。”

    “九天息壤。”

    “还是至人娘娘。”

    “阴阳镜。”

    混沌之火犹豫了一下,还是道:“玉清圣人。”

    君慕浅想到了被云洛然拿到的那两样先天灵宝,再问:“穿心锁和青萍剑”

    混沌之火答得毫不犹豫:“上清圣人。”

    君慕浅盯了他半晌,最后缓缓三个字:“混、元、铃。”

    这一次,混沌之火愣住了,他很是困惑:“什么”

    他的反应在君慕浅的预料之内,她淡淡扬眉:“没听过”

    混沌之火努力地回想着,还是摇了摇头:“你说的这个,肯定不是先天灵宝,所有先天灵宝本尊都清楚,不可能有漏掉的。”

    “不是么……”君慕浅若有所思,旋即鄙视道,“那你有什么用,这都不知道。”

    混沌之火愕然。

    “你说的九彩霓裳我其实不需要。”君慕浅慢悠悠道,“说真的,小火火,本座最中意的——

    她弯唇一笑,语气温柔到近似暧昧:“还是你啊。”

    混沌之火这下反应过来了,突然怒吼一声:“你……你说话不算话!”

    “本座可没说要放了你。”君慕浅淡淡,“乖乖做本座的灵根吧。”

    她指尖点着眉心,微光流转:“至于你的意识会不会受损,本座就不知道了。”

    骤而!

    混沌之火就感觉到有庞大的吸力在疯狂地拉扯着他,甚至,还在吸收着属于他的力量。

    “不——!”混沌之火终于惊恐了起来,歇斯底里道,“本尊不要被吞噬,不要!”

    然,他的嘶嚎声却没有得到任何怜悯。

    紫衣女子眉心处的光芒大盛,混沌之火的身形在不断缩小着。

    终于!

    “啊——!”

    一声凄惨的嚎叫,混沌之火便全部都被灵根吸了进去,连半点迟疑也没有。

    “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君慕浅揉了揉额心,自言自语,“幸好不疼。”

    结果,话音刚落,一股剧痛就从御灵根的所在处传来了。

    君慕浅视线一黑,再度昏了过去。

    见鬼了,要不要这么绝!

    外界——

    容轻睁开了双眸,他微一偏头,就瞧见了靠在他怀中紫衣女子。

    她的体温已经降了下来,肌肤细腻,隔着衣服都在刺激着感官。

    容轻抬手,抚了抚君慕浅的额头,感受到那里磅礴的力量,了然了几分:“灵根进阶……”

    看来,已经没有事情了。

    不过什么时候醒来,还不能清楚。

    容轻抬手,绯色长袖一拢,将怀中的人抱紧了一些。

    他另一只手撑着肘,神色微敛,双眸远视前方。

    什么事都自己扛,真是……让人又气又心疼。

    容轻眼睫垂下,眸光定定,声音轻不可闻,也不知道是在问谁:“以前,也是这样”

    无人应答。

    紫衣女子的呼吸平和沉稳,微热的气息在他脖颈处流转,浅浅淡淡。

    她身子蜷缩着,睡着的时候也那般没有安全感,警惕万分,不敢放松。

    “不过,现在不必了。”他揉了揉她的头,嗓音温柔,“在我面前,你可以软弱。”

    依旧没有声音回答,怀中的人陷入了深度睡眠中。

    她的手抓着他的衣襟,死死都不松开。

    仿佛,只有靠着他才能安心不少。

    而过了足足一个时辰,君慕浅才终于动了动。

    她揉了揉眼睛,慢慢坐起来:“轻美人,什么时候了”

    容轻望了一眼泛起了晨光的天空:“天快亮了。”

    “都过了这么久了。”君慕浅微怔,旋即神情一沉,“对了,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到底……”

    话还没有说完,容轻便先打断了,他咳嗽了一下:“慕慕,你的身体有变化了。”

    君慕浅愣了一下:“啊”

    她的身体

    她下意识地低头一看……

    ------题外话------

    容轻:先转移一下话题,一会儿再跪搓衣板(

    明天十点开始征文总决赛,虽然感觉希望渺茫,还是想拼一拼,希望亲们能加加油,最后一战了

    感谢【老老老帅了】的两篇很好的长评分析的很精彩,宝贝们可以看一看。

    希望能多一点这种评论哈哈哈,让我知道我写的不是那种无脑文:d

    发出的周边都应该收到了叭,如果还有人喜欢以后会再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