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写意小说 > 其他 > 掰夫是个技术活[快穿] > 章节目录 150..现实世界4.0
    海外代购内裤七天到货不包邮, 效果没得说,穿上身舒适, 款式简约大方。

    因为内裤交易,两人很快熟稔起来,经常一起探讨……太阳花的养殖问题。秦老板几大盆的太阳花不开了,几处肥美漂亮的花头畏缩成手指甲的一半大小。

    花店老板告诉他, 这花好打理, 生命力旺盛。

    他平时工作繁忙, 没太多时间打理花草, 买这个回家正好。

    这阵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项生命力旺盛的太阳花它不行了, 虽然现在没死,但离死不远了,叶子暗绿发灰, 有些地方泛黄。

    秦老板抱到苏秣家,太阳花叶子缩卷, 几处冒头已经枯掉, “它前天就这样了, 看着像营养不良, 我连着几天它施肥都没用。”

    苏秣扶额, 他大概知道病根出在哪, “是不是这几天水浇多了, 这花耐躁, 不耐湿, 长期受潮容易营养不良。”

    秦老板常以浇花之便和苏秣偶遇在阳光,早上上班前一次,晚上下班前一次,根据他的观察,苏秣早上6.30左右晒衣服,下午5.30收衣服,他掐着这个点,手上拿个喷水壶慢慢浇花,浇上一会儿准能等到苏秣出来。

    万万没想到这竟然是太阳花致病的因素。

    “哈哈哈,是吗,原来这花习性喜燥,我把它不浇水放在太阳地暴晒几天试试。”秦贺毅一点都不想笑,难道以后都不能浇花装偶遇了吗?他干笑了几句,做老板喜怒不形于色,心里暴风雨式哭泣,脸上也要保持职业微笑。

    太阳花喜欢干燥不假,水分不能少,排水效果极好的沙质土养太阳花很好,苏秣挑重点道:“一个星期浇一次水最好,不用太多。”

    “对了,那家内裤出新款了,你要买吗,他家现在满八条包邮,省钱,你要是买我就和你拼一下。”

    秦老板笑道:“新款内裤,是什么样子啊?”

    苏秣翻手机找出图片,“你看,这是他家刚出来的,我准备把这几个颜色买下来。”苏秣随手点了几个颜色,藏青、深蓝、米白、纯黑,还有一条花色儿的,这条性感,下路浅,穿得不好能卡蛋,穿好就能特别诱惑。

    露股沟,但比丁字裤保守。

    秦贺毅透过图片,已经看到苏秣把花内裤穿在屁股蛋上,白花花一片,什么都遮不住。

    那两半白白嫩嫩,稍微张开就能看见粉嫩色的……

    快打住,不能想!

    住脑!!!

    秦老板一掌拍在苏秣手机上,力气太大手机拍掉了,他无视掉在地上的手机,两只手按在苏秣肩头上,大声道:“不行你不能买!”太诱惑人了,性感得过分,要是挂在外面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要是被人偷拍怎么办?

    光看图片他都忍不住要是看到实物还不得疯。

    秦老板两只手猛烈摇晃苏秣的肩头。

    摇了一会儿发现不对劲,秦贺毅怏怏收了手,“你没,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我手机,手机掉了。”苏秣擦着被秦贺毅晃出来的眼泪,太难受了。

    秦贺毅立马蹲地捡手机,“给你,没事吧,我刚刚真不是故意的,你要难受就打我吧。”秦老板伸手递到苏秣腿边,“随便打,我皮糙肉厚不怕疼。”

    那一滴眼泪珠像针尖,快准狠插在秦贺毅的肺叶上,越挣扎插得越深,“你别,你别哭啊。”

    哭得秦老板心碎。

    这感觉太奇妙了,又疼又难受。

    苏秣一脸懵道:“我没哭啊,那个内裤你还要吗,你不要我就自己买了。”

    见苏秣还是要买那条花内裤,秦贺毅十分痛心疾首,“买!你刚刚看的那几条,我觉得很好,我就要那几条。”

    大不了苏秣晒花内裤,他也晒花内裤!

    苏秣道:“你也觉得那几条好看?”

    秦贺毅坚定不移道:“对!”

    事情解决,秦老板抱着他的太阳花回家,一天两次浇水改成一周一次后,太阳花凭借它顽强生命力活了下来,且越长越好。为了感谢苏秣,秦贺毅特意挑了一盆开得最好最漂亮的太阳花组合送过去。

    正好,是内裤到的日子。

    秦贺毅放下手里太阳花盆,手上攥着苏秣给的包邮内裤,“你今天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要不是你,我这些太阳花肯定都死了,还有这些内裤每次都麻烦你给我代购。”

    秦老板想喊人吃饭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他想很久了,不过一直苦于没有借口,现在终于有了机会。

    苏秣见秦贺毅态度热情,没拒绝,他笑意洋洋道:“可以啊。”

    秦贺毅带苏秣去了一家新开的牛排店。

    店内响起大提琴悠扬的曲调,灯光橙色暧昧,这家是有名的情侣餐厅,店名叫“邂逅你的温柔”,餐桌上摆着两枝红玫瑰,气氛甜蜜的时候玫瑰就会展现它的魅力。

    红酒倒满杯子的三分之二。

    秦老板握着酒杯,“你尝尝这酒,气味香醇,喝到嘴里还有回甘。”

    不涩,很甜。

    苏秣抿了一小口道:“好喝。”他舔着嘴唇上残留的红酒,正如秦贺毅说得那样,气味香醇,到嘴还有回甘,他又喝了一小口,“是甜的。”

    不似白酒那么冲,这个喝起来像甜味果汁,一杯子灌下去都没事,除了不解渴,苏秣嗓子干到舔嘴唇,他举起杯子放到秦贺毅手边,一双眼睛明亮,他道:“还要。”

    第二杯倒满。

    苏秣优雅地拿起高脚杯,红酒的香甜透过酒杯向外散发,他看见了灯红酒绿的高塔,外街上人声鼎沸,夏日最聒噪的蝉鸣都比不上,心脏在胸口跳动得声音隐匿在大提琴的悠扬里。

    秦老板被散发魅力的苏秣吸引,一分钟之内举了四五次酒杯,“这酒后劲大,你少喝点。”

    苏秣扬着酒杯,眼神直勾勾地看着秦贺毅,“我酒品很好,不会醉。”他示意秦贺毅帮他把杯子倒满。

    不懂为什么嗓子越喝越干。难道是喝的还不够多?

    一瓶酒喝光,苏秣嘴还干着,身上熏出红酒的甜味,他拉着秦贺毅手道:“还想喝。”苏秣神情坦然,“我还要嘛!”

    秦老板心跳蹦出胸口,“我去,去,去,去点,你等……我。”

    秦贺毅喊服务员又上了一瓶,这次苏秣直接对瓶吹,瓶口没对准身上淋得湿透透,秦贺毅才警觉,苏秣他可能是醉了,

    “你别喝了,把酒给我。”

    苏秣眨了眨眼,乖乖把酒瓶给了秦贺毅。

    秦贺毅:“……”好,好乖!

    他鬼使神差突然握紧苏秣手道:“亲,亲我。”话刚出口,秦贺毅僵硬在原地,他在说什么?

    他在干什么?!?

    他不喜欢……男……

    这一发呆,苏秣的小甜舌钻进了秦贺毅嘴里。

    秦老板大脑当场死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