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写意小说 > 其他 > 和宿敌奉子成婚后[娱乐圈] > 章节目录 42.第 42第 章
    小天使嚎~订阅权限不足, 请确认购买比例~  龙天寅:“……!!!”

    到了地方, 龙天寅已经亲自来迎,褚辰将颜岫抱上推车, 舅甥一起把人推进病房, 龙天寅亲自检查之后立刻给颜岫挂了点滴, 道:“都烧到四十度了, 怎么现在才送来?”

    “他不想让人知道……”褚辰皱着眉, 道:“你能不能帮忙查查, 确定是怀孕了吗?”

    龙天寅定了定神, 又看了两眼, 把了脉, 凝重道:“确定是了。”

    “那孩子……正常吗?”

    “这个要做b超。”龙天寅轻轻把门拉上,道:“发烧是可能对胎儿造成影响的, 你应该早点把人送来。”

    褚辰揉了揉额, 龙天寅又道:“你妈知道这事儿吗?”

    “还不知……”褚辰一顿, 否决:“他跟我没关系!”

    龙天寅一笑, “你们什么关系我暂时不管。不过怀胎不易, 男人更是闻所未闻,他既然来找你, 肯定是信任你的, 你得担着责任, 好好照顾着, 等他醒来做个全身检查。”

    “这事……”

    “放心。”龙天寅拍他肩膀, 道:“检查结果出来之前, 我会保密。”

    男人产子龙天寅也是第一次见,孩子会不会出现畸形谁也不知道,如果胎儿不正常,则要另做考虑。如果孩子很健康,就得揪着他这外甥一一问清楚了。

    病房内开着暖气,非常温暖,颜岫昏了一夜,到了早上才渐渐醒来。褚辰靠在窗边的沙发上沉沉睡着,眼底一片青影,想是为他忙碌了很久。手背贴着的医用胶带告诉他昨夜挂过点滴。

    他扫视一圈儿,确定这里是医院,心里一时释然,一时又更加紧张。周围非常安静,如果不是vip病房,就肯定是褚辰舅舅的私人医院了。

    头还有点晕,但已经能够下床了,颜岫拉开门探脑袋,恰好跟迎面走来的男人对上,他戴着金丝眼镜,十分斯文,见到颜岫微微一笑,加快脚步:“醒了?饿了吧,我想褚辰昨天守了你一夜,这会儿应该睡得正沉,所以自作主张拿了吃得来。”

    颜岫微微佝偻身子拉开门,对方也未点破,道:“我是褚辰的舅舅,你在这里很安全,不用担心。”

    “卫生间洗漱用品都是新的,随便用。”

    颜岫道谢钻进去,咬着牙刷胡思乱想。褚辰的舅舅他从未见过,看脾气倒是很好,就是不知道褚辰是怎么跟他说的,这位舅舅除了知道他怀孕,还知道什么。

    他不好意思挺着肚子在外人面前晃,于是又拉开门偷偷看了一眼,龙天寅脑子后头不知道是不是长了眼睛,把饭菜放好后道:“我先走了,有事可以打发褚辰找我。”

    房门被关上,颜岫松了口气。

    他昨天只喝了碗粥,这会儿已经饿坏了,一口气把龙天寅端的食物全部吃光,突然发现被人盯着。

    褚辰保持躺在沙发上的姿势没动,“你把我那份也吃了。”

    颜岫:“嗝呃——”

    褚辰出去给自己弄了点吃的,之后回来带他去做检查,也是龙天寅一人操作的,颜岫躺在上面十分不安。他没有做过检查,但心里也有些担心生出来的宝贝会不会畸形之类。

    他扭脸,屏幕非常清晰的将腹中的小家伙照了出来,手脚都已齐全,蜷缩在里面,乖乖巧巧,已经能够看到清晰的眉眼。

    颜岫心脏怦怦直跳。等从上面下来,龙天寅露出了笑容,一脸欣慰:“宝宝很健康,看翻身也很有劲儿。”

    颜岫一颗心瞬间落定,脸上放出光来,“谢谢褚辰舅舅!”

    他让颜岫先回去休息,褚辰则被留了下来,美名其曰,谈谈家事。

    房门一关,龙天寅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褚辰眼皮狂跳,听他道:“给你妈打电话。”

    褚辰还在挣扎:“他从来没说过孩子是我的。”

    “不是你的种,他来找你干什么?你们什么关系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他能专门跑来给你这个死敌看笑话?!”龙天寅压低声音道:“孩子几个月了,你们那时候有没有发生过关系,别跟我说你没印象!”

    褚辰:“……”

    “说话!”

    他不会撒谎:“有……”

    孩子将近八个月,而他发现自己在鸿腾酒店醒来,床上一片狼藉,也是在七个多月前。

    从二舅的办公室被赶出去,褚辰浑浑噩噩的推开了病房门,颜岫这会儿心里彻底踏实了,正在举着手机写日记,抬眼见他进来,立刻露出了无比刺眼的笑容:“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褚辰面无表情的望着他,好一阵,像是下定了决心:“二舅刚才给我妈打了电话,她很快就会过来。”

    颜岫立刻坐直,默默望着他。

    “鸿腾酒店那天我有印象。”褚辰神色晦暗,“只是不想承认。”

    颜岫眯了眯眼,不客气道:“那你现在承认了?因为孩子不是畸形?”

    “跟那个没关系!”褚辰青着脸道:“你肚子里那个东西要是我的,我们之间这辈子都牵扯不清了!”

    颜岫平静道:“如果我可以找到可靠的医生,能够封锁消息,是不会麻烦你的。”

    褚辰听的邪火旺盛:“那你为什么不打掉?!”

    颜岫翘唇,眼中跳跃着火焰:“打掉?你以为我演苦情剧呢?别说我不打,就算真的打掉了,我也会把这坨肉送到你跟前让你清楚我受的罪以及你做的孽,你想提上裤子撇的一干二净,做梦呢?”

    褚辰有苦说不出:“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褚辰抿着唇,艰难道:“我不跟你确认,是不想在这件事上站立场。你既然这个时候来找我,就说明你想要他,我想尊重你的意愿……”

    “你怎么不说你怂呢?”颜岫嗤笑,无视他难看的脸色,道:“原本你的做法正合我意,我本就打算等孩子生下来,带着他离开,谁想到你这么没本事,找个医生还闹得全家都知道……你不用瞪我,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不会给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机会,你根本不会知道有他存在。”

    褚辰磨牙:“你倒是厉害。”

    颜岫轻哼:“可惜形势比人强。”

    “装了几天的兔子,到底还是原形毕露了。”

    “这段时间每天跟你客客气气,我也装烦了。”

    “求助要有求助的样子。”

    “那你可就错了。”颜岫道:“现在是威胁,假如我上了新闻头条,你也跑不掉,如果不想一起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别对我拿谱儿,咱们俩最好相安无事,直到孩子出生。”

    “相安无事?”褚辰更火大:“我家人已经知道,这不再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了!”

    “那也是你蠢!”颜岫理直气壮道:“谁让你承认了?”

    褚辰憋了半天,急道:“谁跟你一样谎话连篇!”

    颜岫回归本性,猛地从床上跳下来:“你说谁谎话连篇呢?!”

    褚辰被他笨拙却凶猛的样子惊的退一步,不愿跟孕夫计较。

    颜岫装乖了这许久憋坏了,放开之后咄咄逼人:“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

    颜岫出了一口恶气,重新爬回床上抓起手机,道:“既然都挑明了,我也就不跟你客气,孩子生下来之后我就会带走,此后你大可装作不认识。不过念在你帮助他出生的份儿上,以后要是落魄了,我会让他给你一口饭吃。”

    “要真能这样可真太好了。”褚辰又放了胆,道:“待会我妈过来,你告诉她孩子不是我的,或可如愿。”

    “呵。”

    褚辰眉头皱起,又舒展,道:“那看来你是极想跟我扯不清关系的。”

    颜岫心知褚辰在故意激怒自己,偏不上当:“扯不清就扯不清,反正我没你家有钱,这也算攀龙附凤了。”

    褚辰立刻像是抓住了他什么把柄:“你果然在打这种主意!你跟那些想爬我床的人有什么区别?!”

    “区别可大了。”颜岫从容一笑:“只有我成功了。”

    “……”

    褚辰被气坏了,沉默了一会,拉了凳子在他身边坐下,放缓心情和语气,道:“以成年人的身份来聊聊?”

    颜岫厚脸皮道:“对不住,我才三岁。”

    他什么话都说的出来,褚辰却不行,他踌躇很久,微微叹了口气,像是认命了。

    颜岫瞧得好笑:“要我咬死不承认你有责任也不是不行。”

    褚辰立刻再次重燃希望。

    “等我复出,你的资源分我一半,所有。”

    “你口气挺大。”

    颜岫但笑不语。褚辰望了他一会儿,道:“我希望你是真心的,虽然我不喜欢你,但也不想委屈你。”

    “好话全让你说了。”颜岫冷哼:“我又不是女人,孩子本身就是意外,不需要任何人心疼怜惜,你也不用假仁假义。”

    “不是假……”

    “行了。”颜岫道:“你就说答不答应?”

    褚辰的父母真的来的非常快,颜岫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对方就敲门进来了。他们在接受事实之后,并未追问这件事的合理性,龙天姿又心疼又高兴的围着他嘘长问短,并做下保证:“你放心,这件事阿姨给你做主,褚辰绝对得负全责!等孩子出来,就立刻去打证!”

    颜岫心里一咯噔,打证?结,结婚??

    颜岫是真的不想跟褚辰有瓜葛了。

    尽管当他发现孩子将要出生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找褚辰,但事实上这个世上其实还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只是现在实在难堪。他在对方心里一直都是威风凛凛大哥大的存在,这样过去怕是会颠覆形象。

    龙天姿去找褚辰之后他便动身了。褚辰这厮太会气人,原本颜岫以为自己至少能忍他两个月,可现在他一天都忍不了了。他跟褚辰注定是一辈子的死对头了!

    这座私人医院从外面看不大,里头却像大观园似得,或许是特殊待遇,他住的一整层楼都没人。颜岫过来的时候昏迷着,也不知道大门在哪儿,他裹得严严实实,又不敢问,怕声音泄露引人注目。好在这私人医院估计价格昂贵,人不多,他摸索着、躲着人前进,终于看到了一个拱形门。

    手机褚辰打来了四个电话,颜岫通通无视,直到冯子晋的号码亮起。

    “老大,你在哪呢?我到这医院门口了……挺难摸的,这偏僻的。”

    “我应该在大厅了,很快出去!”颜岫打起精神,三两步跨入拱门。

    三分钟后,颜岫郁闷的发现自己走错门了,拱门后头并非是医院大厅,而是一个研究楼,位于医院最后面。手机电量只剩百分之一,他一边发短信回应一边往回走,‘叮’的一声,关机了。

    感叹时运不济,装起手机,突然就听到一阵脚步声。褚辰站定望着他,脸颊微微发红,喘息着。

    颜岫站定不动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颜岫挑眉。褚太子先打破沉默,居然还是道歉,实在难得。

    “回家吧。”

    颜岫弯起眼睛,姿态嘲讽,“子晋过来接我,现在不需要你了。”

    “我们的事,我们自己解决。”

    “错了,是我的事,我自己解决。”颜岫越过他,陡然发现他这几天经常这么愁眉紧锁,他毫无诚意的想,这件事真是太为难太子爷了。

    手腕突然被人抓住,褚辰放低姿态,道:“我从来不觉得你是需要被谁保护的人,做了那么多年的对手,我没办法突然将你放到‘妻子’这个荒唐的定位上,但今天说的话的确过分了……”

    “一点都不。褚辰,你能这样认为我很高兴,感谢你这时候还愿意将我当做竞争对手,咱俩互相捅刀子都习惯了,我也没有把那些话放在心上,让子晋过来是因为我真的不想跟你结婚。就像你觉得别扭不知所措,我也一样。在我心里,也无法把你放到‘丈夫’这个荒唐的定位上。”

    褚辰微微松了口气,更加抓紧他的手腕,转过来道:“那就结婚吧。”

    颜岫一惊,“结什么婚?”

    “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我们都很清楚不会对彼此有那种奇怪的情感,单纯为了孩子,那就结婚吧。”

    颜岫觉得自己跟不上他的脑回路,被他拉着朝电梯走,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我不结。”

    “结婚就代表着要把孩子分给你一半,凭什么我要苦巴巴的把他生下来就这样被你一句话拿走一部分?结婚我从一开始就不同意,但又不好在你家帮我的时候说出来,就想借你妈逼着你赶紧表态,结果还被你误会指着鼻子骂了一通,我这一腔委屈没地儿说呢,怎么可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