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写意小说 > 其他 > 凤凰彩票两个龙傲天的修罗场(穿书) > 章节目录 45.第四四十五章:无力
    此为防盗章

    越修之瞥了他一眼, 只笑不语。

    不知为何, 陆凡一顿时想到了那时走九华云梯时,越修之也是对裴明这么迷之自信, 最后裴明成了唯一走完九华云梯的人。

    陆凡一这般想着, 神使鬼差地也掏出了几块上品灵石,让身边的徒弟去买裴明胜。

    裁判宣布了一番规则后,祁风便飞身而起,速度很快, 可见没少在身法上下苦工,银白剑身直指裴明, 剑锋已划破了裴明前额的几缕头发。

    观战台上的越修之并不担心, 因为这种比赛都不会允许有人重伤, 裁判会在第一时间拦下来。王境后期的裁判拦住这两个灵师境的小豆丁绰绰有余了。再说了, 他自己不也在这里看着吗?

    千钧一发之际, 裴明用剑挑偏了祁风剑锋的方向,祁风因为惯性向前倾倒,为了站稳, 脚下不由发力,擂台上顿时出现了两道深深的沟壑。

    裴明却在这一瞬间,用步云决闪身到了祁风的身后。祁风心感不妙,反手将剑往后刺去,却被裴明轻易地躲过。

    观战台上, 陆凡一挑眉道:“你这徒弟学的是什么身法, 甚是不凡。这才练成初期, 便迅如鹰隼,到后期还得了。”

    自家徒儿被夸了,越修之自然高兴,但他自然不会实话实说地告诉陆凡一,这是天阶中品的功法——除非他傻了。

    祁风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身法并没有什么卵用,不得不改变策略,转身躲过裴明一剑,左手成掌,金色的灵气缠绕在他的手掌上,随着他出掌的动作具现成了一个金色的掌印,直直朝裴明攻去。

    “这是傅渊的成名武技之一,金光印,祁风这小子倒也十分有天赋。”陆凡一继续叽里呱啦地说道,越修之全把他当成解说了。

    裴明没有躲闪,周身散发出淡蓝色的结界光芒,金光印碰上这淡蓝色的结界,顿时两相消亡。

    裴明的叠界神罡才练了一重,威力尚浅,导致裴明在挡下金光印后,为了缓冲压力不得不向后退去。

    祁风见一击不成,又连续轰出数掌,他不愧是出名已久的天才,灵力远比同阶之人雄厚,寻常的八段灵师连发三掌金光印便耗空了灵力,而祁风一直在用金光印跟裴明相战。

    裴明周身的叠界神罡明明灭灭,出现又消散,看起来很是勉强,但却次次都能挡下。

    祁风见比试有向白热化发展的趋势,他体内的灵力却不允许他一直使用金光印了,只能一咬牙,使出了杀招!

    只见他再次轰出一掌金光印,趁着裴明抵挡之际,迅速暴退数十米,将手中的剑扔上半空,顿时化成了数道剑影,纷纷向裴明刺去!

    “这是尧城祁家的秘技,万剑迷踪,祁风这小子果真天才!”陆凡一不由赞道,“修之,我承认你那徒弟确实不凡,若没有这万剑迷踪,他还有越阶战胜的希望,但祁风既然练成了万剑迷踪,可就……”

    这时,那些买了赌局的弟子也在议论纷纷。

    那名微胖的弟子也开始谈论,他好像消息十分灵通:“这就是尧城祁家的不传秘技,万剑迷踪。练成者可以一剑化万剑,每一剑可以说是都是实体,也可以说是都是幻影,因为一旦有一剑刺中对手,那么剩下的剑就会和那一剑合为一体,给对手以最强的攻击。并且这些剑运行都毫无规律,基本上没可能躲开。”

    “这祁风也太厉害了!万剑迷踪,尧城祁家每一代人都只有一两人能学成,必须要有八脉以上的天赋才可,祁风本就是八脉中品,他能练成万剑迷踪我并不奇怪。但是他最可怕之处在于,他在八段灵师就练成了!而在他之前,每一个会万剑迷踪的人都最起码要在灵韵境才能练成!”另一弟子说道。

    周围的弟子听完,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天哪,这祁风也太可怕了,按这样说的话,他岂不是同阶无敌?”

    “对,就是同阶无敌!”起先那名弟子肯定道。

    这时,一些原本看裴明赔率大,希望能爆个冷门赚一笔而买了裴明胜的弟子不由心疼道:“那这么说裴明岂不是输定了?天哪,那我的灵石岂不是打了水漂?”

    有弟子嘲弄道:“谁让你想着贪小便宜,爆冷门?冷门要是那么好爆,谁还开赌局?”

    买了裴明胜的弟子沮丧道:“我本以为裴明怎么说都是不世出的九脉天才,赢的几率也应不小……唉,你可别落井下石了,我现在心都在滴血。”

    越修之把他们的话都听得一清二楚,却并没有在意,而是对陆凡一说:“既然你这么不看好我的徒弟,那我们也来赌一局吧。”

    “赌什么?”陆凡一看起来也兴致勃勃。

    “若我徒弟输了,我就把你一直想要的千槐草给你,若我徒弟赢了,你就把你那合月法衣给我。”

    陆凡一看越修之这么自信,连一直不给他的千槐草都舍得拿出来赌,内心不禁觉得有些发慌。但他仔细一想,又觉得祁风几乎是必赢,这相当于他白拿一株千槐草。

    哪有没有风险的利益,他这般想着,便一咬牙说道:“好,跟你赌了!”

    他们这边刚下完赌局,那边祁风的剑影已经就绪。由于他的万剑迷踪才堪堪入门,说是万剑迷踪,其实只有百剑化身,但这足以让他在灵师境无敌了。

    ——如果,能把裴明这个妖孽从灵师境除名的话。

    只见擂台上空密密麻麻布满了金色的剑影,随着祁风的一挥手,便如疾风般攻向裴明。上百把剑,分别从上百个方向进攻,它们进攻的轨迹毫无规律,谁也不知道它们下一秒会往什么方向。其角度之刁钻,几乎没有人可躲避。

    在场除了越修之以外所有人,都觉得裴明输定了。就连裁判,都绷紧了身体,准备在第一时间救下裴明。

    下一秒,奇迹在发生了。

    那上百把剑在裴明面前似乎完全不存在,裴明好像全身都长满了眼睛一般,次次都能躲过剑的攻击,并且保持着一个飞快的速度向祁风靠近。

    不,并不是裴明好像全身都是眼睛,而是……而是裴明这小子好像能预知未来一样预判到每一把剑下一秒会出现在什么位置,并提前精确无比地避开它们!

    “这裴明是怪物吗!”

    观战台上的弟子们都震惊了。

    陆凡一也十分震惊,他有种很不妙的预感:别说千槐草了,他的合月法衣估计也是泡汤了。

    他不由郁闷地看向越修之,问道:“你到底给你家崽儿练了什么,你这看起来不只是把家底都掏空了,你是不是还偷偷去掘一些上古大能的坟头了!”

    越修之伸出一根手指头,在陆凡一面前摇了摇:“都不是,只是我眼光太好了。”

    开玩笑,我徒弟的绎天术加上步云决可是逆天的好吗!

    预判未来加上几乎是瞬移的动作,这波操作你就说骚不骚吧!

    祁风看见他那些剑都攻击不到裴明,不由急了眼,加大了灵力的输出,让这些剑速度更快地攻击裴明,只要有一把剑攻击到裴明,其他的剑就会跟那把剑合体,裴明就输定了!

    可惜事情的发展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祁风只能眼睁睁看着裴明仿佛能预知未来一般躲过了他的所有攻击,跟他的距离也在飞快地拉近。

    最终,裴明距离祁风只有一米之遥,他轻松地挡掉祁风最后一击的金光印,将剑抵在祁风的脖子上。

    胜负已定。

    “裴明胜!”裁判宣布道。

    陆凡一克制不住地哀嚎一声:“我的合月法衣啊!”

    越修之对陆凡一摊手道:“别墨迹了,快拿过来吧。”

    “越修之你个老混蛋!”陆凡一只能忍着满心的滴血,从芥子袋中拿出装着合月法衣的盒子,递给越修之。末了便不忍再看,也不想再跟越修之说话了。

    此时心中滴血的不止陆凡一一个人,那些买了祁风胜的人都赔了个血本无归。而此时,流风去找那名微胖弟子,由于上品灵石在越修之眼中算不上什么,但是普通弟子可能见都没见过,流风用几块上品灵石做赌资,以裴明一比四的赔率,几乎把这些弟子亏的钱都赚走了大半。

    剩下的一半,又被陆凡一赚走了。

    其他的弟子看着伐檀尊者和千岚峰峰主的随从们先后拿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灵石,不由内心更痛。

    伐檀尊者,您想要什么没有,何苦跟我们这群穷弟子过不去呢!

    于是观战台被一片凄风苦雨所笼罩。

    越修之才不管这些弟子的腹诽和怨念,谁让你们没眼光,看不好我家小明呢。

    他一脸笑意地从座位上站起,去找自家徒弟。

    等他离开观战台,裴明也从擂台上下来了,小崽子一看到越修之,便像归巢的雏鸟一样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如往常一样一头扎进师尊怀里,等待师尊夸奖自己。

    那时候裴明匆匆看一眼他身旁的女子,心中发狠,今天就算豁出这条命,都要让她活下去。